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第一神算 >> 第176章

厉衍在水池处布了阵法,因此,那些鬼没有一个能逃出水池,这样一来,所有人一鼓作气跑到了车上。

到了这时,霍遇白清点人数,这才发现,霍家来的保镖已经死了三人,考古队员只剩下一人,再加上般若、厉衍、孙强、霍遇白,回去的车上一共坐了七人。

想到那些刚死的同伴,所有人的心都十分沉重。

般若想到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女鬼,总觉得心里有些慌慌的,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这时,一阵冷风吹过,般若察觉到身侧阴气沉沉,这阴气中明显带着鬼气,般若想到刚才用渔网帮她的鬼,皱眉看向正后方,问:

“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虽然看不见,但如果她感觉没错的话,这个鬼从她进入这座大山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她了。

“出来!”般若望着身后冷声说。

很快,迎面扑来一阵冷风,般若从身上取出朱砂,放在地上说:

“为什么跟着我?”

谁知道,这女鬼并未用朱砂写,反而现出了人形。

这女鬼约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她一头短发,脸很小,长得还不错,皮肤也白皙,加上身材高挑,看起来不仅漂亮,气质也很好。

原来,这女鬼是跟着般若从市里过来的,她之所以跟着般若,帮着般若把那些鬼网进网里,是希望能卖般若一个人情,从而让般若帮她一个忙。

般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更别说是一个鬼了,怕女鬼的要求强人所难,便问: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女鬼看了般若一眼,随即伤心地低下头,说:

“我有心愿未了,想请你一定要帮忙,替我完成心愿。”

般若不由皱眉,脸上表情依旧,看不出真实的情绪。

“你先说说看,我能帮就帮,不能帮的事情也无能为力。”

“大师,你放心,我想求的只是一件小事情,并不违背您的原则,也不是很麻烦,希望你不要拒绝,一定要帮帮我啊!”

这时,霍遇白递来一杯姜茶,般若端过茶喝了一口,只听女鬼继续说道:

“我原是农村人,很早就不上学,因此,20岁就结了婚,23岁那年就有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但没想到,生了我小女儿以后,我发现我老公在外有了外遇,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他天天花言巧语哄着我,现在有了别人,一分钱都不往家里拿,我当时年纪小,因为要带孩子没法工作,只能从他手里拿钱用,有一次过年我见孩子可怜,想说两个孩子一年到头都不吃一次肉,便拿了五块钱去给孩子割了点肉,谁知道他回来后,一看我买肉就气炸了,当下把我打了一顿,拳打脚踢不算,还骂我不会过日子,骂我吃独食,不等他回来吃肉,非得跟小孩在背后偷偷吃,还把我衣服给脱光了,把我推出家门,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到我的丑态,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他经常打我,我被打怕了,便带着两个孩子偷偷跑了出来,他原本打我骂我也就是为了赶我走,见我走了,他十分高兴,第二天就把外面的小三带了回家,而我带着孩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打工赚钱。”

这时,霍遇白拿了干净的衣服给般若穿上,般若又喝了几口茶,才觉得身体暖和了一些,女鬼这才继续说道:

“我到了大城市从保姆开始做起,慢慢赚钱,因为我勤快又肯做事,雇主都对我很好,没做几年,我的口碑就起来了,许多人找我做保姆,我从中看到了商机,索性咬咬牙注册了一家家政公司,这之后,我的家政公司越做越大,我也赚了越来越多的钱,我买了宝马,背起了LV,住进了大房子,也把两个孩子转进了好学校。在我四十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长得十分英俊,对我也很好,我在外打工这么多年,一直都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而他风趣幽默,能说点体己话哄我开心,我一下子觉得自己遇到了真爱,我这人没谈过恋爱,只有我老公一个前任,四十岁那年遇到爱情的我一下子不能自拔,很快就跟他住在了一起,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两个孩子强烈反对,他们说这个男人不靠谱,只是为了我的钱,我不相信,跟孩子的关系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在我看来,他非常好,见我和孩子闹矛盾,不仅不说孩子坏话,还叫我好好跟孩子沟通,说孩子不懂事,只是闹点小情绪,同时他对我女儿也非常好,我见了当然很开心,虽然我女儿很讨厌他,但我总觉得那是小孩子在闹情绪。”

“他说自己是一所名校的老师,我女儿因为转学的关系上学很迟,因此,今年还在考大学,女儿成绩不算特别好,为了让女儿能考上心仪的大学,我让他给我女儿补习功课,虽然女儿强烈反对,但我还是坚持每天补习两个小时。有一天,我发现家里的古董花瓶被人替换成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仿制品,并且家里的保险箱有被人按错密码的记录,我觉得很惊讶,就偷偷在屋子里装了摄像头,谁知道这才发现,这男人每天都会去弄保险箱的密码,而且还把家里之前的东西偷偷拿出去卖掉,再买仿制品回来替换真品,我于是起了怀疑,便去调查他,竟发现这男人根本不是什么名师,他只是一个流氓,因为无意中发现骗钱来钱快,就一直利用自己的外表骗钱,他给自己营造了很多身份,有名校老师,有官二代,有有钱的商人,他因此骗了不少女人,卷了最少五百万资产,当然,他骗最多的应该就是我,因为我那些古董都价值不菲,如果保险箱还被他打开,我真是无法想象后果。”

般若听到这里,并未觉得她有任何值得同情的地方,世人都认为男人找的女人会吹耳边风,殊不知女人找的男人也一样,恋爱中的人都很盲目。

般若表情平淡,顿了顿,她忽然皱眉问:

“如果他不是名校老师,那么,你让他为你女儿补习这么久,他到底是怎么给你女儿补习的?”

说到这,女鬼陡然哭了起来,她捂着脸悔恨不已:

“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是我害了我女儿,我女儿一开始跟我说这个男人不好,总爱对她动手动脚,我有些怀疑,但他却跟我说,女儿对他有意见,总爱说胡话来冤枉他,我以为女儿是为了赶走他故意这样说的,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道,等我调了摄像头拍的录像一看,却发现,他每天都趁着补习的空隙玷污我女儿,有时候我刚出门,他那边就强奸了我女儿,每日还对她动手动脚的,根本不是在补习!我真是恨得浑身发抖,我原以为每天他们关在房里的两个小时,他是在教我女儿功课,谁知道,却是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我女儿还是个孩子,就这样毁在他手里了,想到这里,我根本没法忍了!我和儿子女儿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两个孩子是我的命根子!于是,我找了个机会问他,没想到他都承认了,还有恃无恐,说我要是敢把事情闹大,他就把强奸我女儿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全家没法做人,把我女儿给毁了!还说,从此以后,我女儿搬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他不准我女儿找对象嫁人!说如果我女儿敢找男朋友,他就去告诉人家,女儿被他强奸的事情,让我女儿这辈子都跟着他,不准嫁给别人!我被气疯了,我实在没有想到,他原来是这种人。”

说到这,女鬼自嘲地笑笑,她满脸眼泪,说:

“我已经害了我女儿,怎么还能让他害我女儿一辈子呢?有他在一天,我女儿就不得安宁,我知道我不能再错下去了,于是,我假装顺从,却在他酒里下药,趁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把他下身给剁了,冲进马桶里!”

“他醒来后见自己下面没了,大喊大叫,还说要杀了我全家!我已经下手了当然不可能让他再找我,于是,我干脆和他同归于尽,我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从13楼跳了下去,就这样,我们两个人都死了。”

听到这里,般若沉默许久,如果这女人再聪明一点,警觉一点,就不会出这样的悲剧,更重要的是,她的女儿就不会白白被人侮辱这么久。般若能理解一个母亲的痛心和自责,女儿不是被别人侮辱,也不是在外面发生无法避免的危险,而是在家里,因为自己引狼入室,才被人侮辱,毁了清白不说,一辈子都留下阴影。

想到这,般若叹息一声,看着流泪的女鬼,问:“说吧,想我怎么帮你?”

女鬼擦擦眼泪,带着哭腔说:“大师!其实我跟在您身后观察过您一段时间,我听其他的鬼魂议论过您,说您慈悲,我没有别人可以托付,只能来找您,因为我死的匆忙,没有把家里的财产给分配好,我实在放心不下,而我变成鬼魂以后,飘去我原先的老家,居然听到我那前夫跟他家人合计着要把两个孩子要回去,只为了分我的财产!大师!他们不是好人,您千万要保住我的财产,帮我两个孩子留份家业啊。”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般若说完,皱眉问:“你打算怎么分配自己的财产?”

女鬼一一说道:

“我在本市有四套房产,一间别墅,一套复式,两间普通的商品房,我银行卡里还有200万现金,两间门面房,有四家正在营业的家政公司门店,这几家店收入稳定,每个月每家店至少有3万元的盈利,我想这样分配,门店一人两家留给两个孩子,别墅和其中一间商品房留给儿子,复式和另一间商品房给女儿,又因为女儿遇到这件事,我心里愧疚,打算把现金都给她支配,另外,两间门面房都开着家政公司,到时候平分给他们就行了。”

般若想了想,答应下来。“好!”

这时,她回头看向这座大山,想起这个在地图上没有任何标志的部落,想到那个诡异的古墓,和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鬼,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视。

山边的树不停往身后飞去,翻过年以后,原本枯黄的树都开始抽芽了,灰蒙蒙的山上偶尔冒出一些新绿,可般若却开心不起来,他们是离开了这里,可女鬼没有死,古墓的谜团依旧没有解开。

霍夫人见霍遇白安全回来,激动地哭了起来。

“下次再也不准你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了!”霍夫人哭道。

“妈,孩儿不孝,让你担心了。”霍遇白见母亲哭,便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谁知道霍夫人听了这话,哭得更厉害了。

霍医生前段时间跑去当无国界医生,当了一段时间听说霍遇白出事又跑了回来,霍小北也上来抱住霍遇白。

“二叔,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霍家可就完了!”霍小北心有戚戚。

总之,霍遇白回来后,霍家人的心都放了下来,也是奇怪,明明他在不在,霍家公司都有人在运作,可他回来后,大家就是觉得家里有了主事的人,更稳妥也更安心了。

人群中,般若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苏旖也来了,她凑上来,娇滴滴,眼泪汪汪地说:

“二哥,你终于回来了,我真怕你有什么闪失,要是那样,我也不想活了。”

霍遇白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看着苏旖问:“你怎么来了?”

霍倾城凑过来,对般若翻了个白眼,才说:“二哥,是我叫苏旖来的,她担心你,妈这几天情绪也不好,我让她过来陪妈聊聊天,你看到了吗?苏旖对你是真心的,因为担心你茶饭不思。”

般若心里冷笑一声,看苏旖画着精致的妆容,唇彩都是刚涂的,眼下没有一点乌青,精神特别好,哪里像是担心过度的模样?再者,自己担心霍遇白直接去古墓里找,为了找霍遇白,差点性命不保,可这群人就在家里等着,也得为自己歌颂功德,真是好样的!

想到这,她转身告别,离开了霍家。

“王小姐。”忽然,霍夫人开口叫了她,霍夫人看向霍老,在霍老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说:“谢谢你救了遇白,能不能请你来我家吃个便饭?”

“对呀,丫头,明天来我家吃饭吧!上次你救我的事,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你呢。”霍奶奶拉着她的手说。

人家示好,般若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她道:

“霍夫人,霍爷爷,霍奶奶,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最近还有事,不如等下次有时间再约吧?”

般若没有撒谎,翻过年公司忙,她也很久没有去季元柏那边报道了,加上季元柏布置的作业还么有完成,总之,她真的没有时间。

霍夫人一时没了准,不由看向霍老爷子,霍老出声道:

“那等丫头你有时间,让遇白带你到家里来玩!”

听了这话,苏旖的指甲掐进了肉里,她克制住自己不悦的情绪,强迫自己若无其事的微笑,她堂堂首富之女,家里也没有男孩,只她这一个女儿,将来所有的财产都是她一个人的,再者,她长得也美,更有第一名媛的美称,她这样的人,霍家还不把她当一回事!

当着她的面叫霍遇白来家吃饭,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想到这,苏旖的眸光更沉了。

出了霍家大门,般若看见厉衍的车停在门口,显然是在等她。

般若上了车,开门见山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哦?”厉衍面色不便,只冷抿着唇,毫无表情。

“为什么那女鬼不追上来?以她的法力根本不怕阳光,她如果追上来的话,我们根本活不成,我不相信她会那么轻易饶了我们,再者,我想知道,为什么她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般若问。

厉衍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高楼大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有片刻的失神,他开口道:

“她不追,因为不到时候!”

第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一句话,般若只觉得他说话十分艰难,仿佛每说一个字都嫌浪费口水,十分不情愿。

“为什么不到时候?那女鬼在等什么?”般若皱眉。

“鬼王!”

“鬼王?”般若惊讶道:“上次在古墓我也听你提前过鬼王,这鬼王到底是何方神圣?”

厉衍没有回答,般若不由皱眉,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厉衍在隐瞒着什么,而那事应该跟她有关。

最终,般若没有从厉衍那寻找到答案,回去后,她翻了许多资料,都没有找到关于鬼王的记载,于是,她又去找了冯宗元。

冯宗元见她去,很是开心。

“你这丫头,上次送来那么多东西,你师父要是知道你有这份孝心,也该欣慰了。”

般若笑笑,心道,你就是我师父。“师伯,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件事。”

“哦?”

“你听说过鬼王和鬼新娘吗?”

冯宗元闻言,面色陡然凝重起来,他收起笑意,皱眉问:“你问这件事做什么?”

般若没有隐瞒,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当说到古墓里那具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尸,冯宗元的双目露出显而易见的惊讶来。

“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冯宗元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那张苍老的脸上布满担忧:“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们这一门传承了上千年不灭,难不成要在我这一代,断了根!荒谬!荒谬啊!”

“师伯,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鬼王是谁?鬼新娘又是谁?”

冯宗元叹息一声,讲道:“这件事,说起来要上述到千年以前了。根据我门祖先记载,当时,洪水泛滥,民不聊生,在这样的情形下,国家战争不断,也正是在那年,有一位将军,打了胜仗凯旋归来,都说那将军冠绝当代,容貌气度绝世无双,这样一位将军,一回来就受到百姓热烈欢迎,谁知将军还未进城述职,就被朝廷中小人陷害,说将军有谋反之心,皇上轻信奸臣,把将军全家抄斩,那将军也被皇上下令,绑着石块沉入河中,并且皇上下令,不准任何人祭拜他。百姓们都喜欢这位英俊又风华绝代的将军,便偷偷在河的上游用篮子盛祭祀的贡品,飘在河中,祭祀将军,并给将军点了一盏长明灯,给他点灯的人越来越多,最终,河面上飘满了摇曳的烛火,烛火太多,使得漆黑的水面变得如白昼一样明亮,因为百家祭拜,将军的魂魄吸收百家精华,渐渐法力强大,最终能号令其他鬼魂,变成了鬼王!这之后,鬼王怨气愈发强大,洪水变得越来越厉害,淹没了农田,百姓为了让他息怒,想到鬼王没有娶妻,便给鬼王送去一个新娘,这新娘想必就是你看到的那具女尸,也就是鬼新娘。”

原来是这样,般若听了冯宗元的话沉默许久,最终才看向冯宗元,问:

“为什么鬼新娘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冯宗元摇摇头,叹息道:“这一点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一旦鬼王和鬼新娘重回人间,那人间必将大乱!”

这件事还没有定论,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那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女鬼都没有找上门,般若因为要上学,也就渐渐把这事淡忘了。

而这段时间,那个帮她的女鬼不停催促般若去自己家,般若无奈,只好趁着星期天,找到了女鬼的家里。

“大师,这就是我家,我女儿在家里,你快敲门。”女鬼跟在般若身后,来到13楼。

这是本市的一个高档小区,房价不便宜,电梯间都贴着大理石,般若按了门铃,很快,一个女孩来开了门。

这女孩看起来20岁不到,长得十分清秀,她的眼睛很红肿,显然是刚哭过。

“你是……”女孩问。

女鬼见了女儿,大哭起来:“大师,她是我女儿,名叫周韵。”

“你好。”般若平静地注视着周韵,“周韵,是吧?”

周韵很吃惊,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我们认识吗?”

“我受你母亲所托,来交代一些事情。”般若说道。

“我母亲?可是我母亲她……”

“我知道她死了。”

周韵狐疑地看着般若,问:“你这么小,肯定不可能是我母亲的朋友,那你是做什么的?”

般若看向她,道:“天师!”

“天师?”

“不瞒你说,你母亲死后托我来交代一些事情,如果你愿意听,就放我进门,不愿意听,我也不强求。”

“不……您快请进!”周韵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她赶紧把般若迎进门,般若进了他们家,这才发现,周韵的哥哥周坦正坐在客厅的沙发内。

般若扫了眼两人的面相,心道这女鬼虽然是农村人,却把两个孩子教的很好,这两个孩子将来都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

“大师,您请坐……”

周坦听周韵说了事情经过,觉得很不可思议道:

“大师,我妈妈死后,真的变成鬼了?您不会骗我们吧?再说,您这年纪……”

般若没有说话,只是从主卧室的床垫下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兄妹俩:

“这卡里有200万,是你妈妈留给你们的,把卡收好了!”

兄妹俩对视一眼,惊讶地无以复加,他们最近忙着办母亲的丧事,忙着去帮母亲销掉身份证,去办理火葬证,已经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有想过查看母亲有几张卡,也没有想过母亲到底有没有存款。

“你等一下!”

兄妹俩说着,拿着卡去电脑上查了银行余额,这一看,果然正好有200万!

他们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周坦不敢相信地问:

“您真是大师?也太神了吧?真是我妈妈去找您的?”

“嗯。”

“那我妈妈现在在哪?”

“正在这间屋子里。”

“什么?”兄妹俩听了这话,都哭了起来,转而不停看向四周。

女鬼见了,伸出手,拥抱自己的两个孩子。“孩子!妈妈爱你们!女儿,妈妈对不起你们……”女鬼哭着说。

“不用看了,你妈妈的法力不高,之前现过一次形,现在已经无法让你们看见,我这次来也是转告她的意思,你们要听好了。”

般若很快把女鬼对家产的分配说给两个孩子,他们听了没有任何异议。

周坦说:“我一个男人要那么多资产做什么?房子我只要一套别墅,剩下的商品房都给妹妹吧!”

“哥!”周韵哭着说:“你是男人,你应该多要点,有房子将来才好找对象啊!我一个女孩子,要一间就够了!”

兄妹俩十分谦让,都不肯要那么多遗产。

般若叹息一声,比起那些人一死,子女就开始争遗产的家庭,可以说,女鬼是把自己的两个孩子教的非常好了。

般若看向他们,最终说:“意思我已经转达了,还有一些密码,我都根据你们母亲的意愿写在了纸上,你们要保存好。”说着,般若把写着密码的纸交给他们。

女鬼见般若果然没有霸占自己的家产,反而替她把财产分配好,她算是了了最后一桩心愿,不由感激道:

“大师!谢谢你帮我!”

“不用!自此,我们两不相欠。”般若说道。

“大师,我妈妈还在吗?”周韵犹豫着问:“我想跟她说几句话。”

般若看向女鬼,只见她已经泣不成声,满脸泪痕。

“你说。”

周韵含着泪看向四周,她动情地说:“妈妈,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但我真的很内疚,都是因为我,妈妈才会杀了那个畜生,跟他同归于尽。”

“不是……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女鬼听了女儿的话,哭得不能自已:“要不是我交了这样的男朋友,你怎么可能被他欺负?你这辈子都被我毁了!”

般若把女鬼的话转述给周韵,周韵听完,摇头哭道:

“妈妈,我不怪你,我们只是缺少沟通而已,他当时侵占我的时候,威胁我,说如果敢告诉你,就杀了我全家,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所以不敢太过于反抗,如果我再聪明一些,再大胆一些,也许也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

女鬼摇头哭道:“女儿!妈妈只希望你和哥哥能好好生活,不要让这个禽兽毁了你的人生,如果你不想待在中国,就拿着钱出国生活,到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

谁知周韵却坚决摇头:“我哪儿都不去,人家都说在哪里跌倒,便在哪里爬起来,我要待在这个跟你生活过的城市,这里有妈妈的影子。”

说到这里,周坦抱着周韵哭成一团,加上女鬼也在一旁哭,一时间,房子里充斥着哭声。

般若见不得这种场面,便站起身,向他们告别。

“大师,谢谢你。”兄妹俩连连感谢。

“嗯。”般若应了一声,随即像是想到什么,又掐指一算,而后道:“如果我没算错,半个小时后,你家有访客,应该是你们的父亲,如果你们不想见,不如避一避。”

兄妹俩对视一眼,不敢耽误,连忙说:“我和妹妹办完丧事,也没别的亲人,正准备出国散散心呢,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出去走走!”

“好!爸爸和奶奶家那边人过来肯定是为了妈妈的家产。”周韵也道。

般若没有说话,转身离开那里,兄妹俩会怎么做,这是他们自己的事,已经跟自己无关了。

喜欢第一神算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第一神算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 - 第一神算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弟弟的奇妙冒险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重生之国民男神影后恃宠而骄锦鲤她不想爆红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我在无限世界当主神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下下签限时隐婚:黑化娇妻不好惹胜者是冰帝她娇软撩人重生之必然幸福丁薇记事降物当女配拿了男主剧本[穿书]彭格列十世的日常玄学大师的敛财人生[重生]天师问鼎[娱乐圈]我在游戏里当黄牛穿成八零异能女季先生的小可爱超甜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渣男不渣[快穿]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
完本推荐: 极品女神赖上我全文阅读悍妻[医道]全文阅读带着系统做巨星全文阅读烂柯棋缘全文阅读我有个神级采集术全文阅读穿越全文阅读大唐扫把星全文阅读惟我独仙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你这只鬼全文阅读霸天武圣全文阅读蜜芽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闲唐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重生之勇夺世界杯全文阅读学霸的日本女友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刀镇星河全文阅读超神机械师全文阅读末日拼图游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职艺术家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金刚不坏大寨主机狮咆哮超级兵王混都市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妖龙古帝仙王的日常生活长夜余火朕又不想当皇帝基因大时代睡龙之怒白骨大圣鸿渐于磐一人得道诸天最苟龙套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万道剑尊这就是个奇迹凌天剑神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妖魔;我的武魂是加特林我是女炮灰[快穿]以契为证码农修真牧龙师超神制卡师小师妹她又凶又靓流年撷萃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第一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