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第一神算 >> 第139章

般若周末都会在王明夏的店里帮忙,见薄荷找上门,一脸急色,便问:

“到底怎么了?”

薄荷把徐明带进来,般若看了眼徐明,这才发现徐明面色疲惫,眼眶凹陷,皮肤发黄,一脸倦容,像是很久都没有睡好一般,但是,他的脸上并没有黑煞气,也就是说,他本人以及近亲都应该没出现什么问题才对。

“徐经纪怎么了?”

徐明面色沉重地说:“大师,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般若解开围裙,和他们一起去了车里,等关好车门,徐明才一脸严肃地开口:

“大师,不瞒你说,我这次来找你也是没办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一家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般若又看了他一眼,才肯定地说:“我见你身上没有阴气也没有煞气,面色并无不对之处,可以说,你近期无红事也无白事,你的直系亲属也都没大碍才对。”

徐明怔了片刻,才叹了口气,说:“大师!你说的没错,这次有事的是我姑姑家的孩子,我这个姑姑是我奶奶领养的,不是亲生姑姑,我猜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看面相才没看出来。”

般若点点头,一般来说从面相上只能看出关系较近的直系亲属。

“有话直说。”

“是这样,我姑姑是徐景秀。”

般若闻言,愣了一下,徐景秀是这个圈子里的老演员,名气很大,属于妈妈级别的,般若小时候就看过她演的戏,没想到徐景秀是徐明的姑姑。

徐明低着头,继续说道:“我姑姑有个14岁的儿子,前几天,在放学的途中,被人绑架了,虽然已经报了警,可警察根本查不出土匪的藏身之地,就这样拖了几天,期间土匪几次打电话来要钱,说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可却都临时变卦,不知怎的,昨天,我姑姑儿子被绑架的消息被媒体知道了,这些媒体为了自己抢头条,竟连绑架的细节也被挖了出来,登在了报刊杂志上,网上也因此传得沸沸扬扬,可想而知,全国人都知道,绑匪怎么可能不知道!”

徐明说着,满脸气愤,他紧攥拳头,神色激动地说道:

“这些个媒体真是该死!完全不顾孩子的死活!竟然只想抢头条,那绑匪知道以后,已经说好了地点,却一再反悔,也知道我姑姑已经报了警,他今天打电话来,说我姑姑没有谈判的诚意,还说要撕票!这个绑匪反侦察能力很强,有一次警方都要逮到他了,最终却都被他给跑了,我也是没办法了,想到你是神算,看看你能不能帮上忙,要是能算出一点线索,那也是好的!最起码!得让孩子活着回来吧!”

般若闻言,瞥了眼徐明焦急的神色,沉默了许久。她最近只顾着帮王明夏装修开店,都没关注新闻也没上网,因此,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但这个案子她曾经听说过,前世闹得沸沸扬扬的,当初确实是媒体从相关办案人员口中挖到了信息,把这个案子的细节都公布在报纸上,这才导致绑匪提前知道了消息,当然,绑匪也知道徐景秀报了警,也知道全国警方都等着通缉他,他知道自己是逃不了的!到了这个地步,大部分绑匪会选择鱼死网破,撕票!

前世,徐景秀那个14岁的儿子最终被绑匪残忍地分尸,抛入江中,一个星期后,才被全部捞了上来。

然而,这世自己重生了,也导致了蝴蝶效应,很多事情都有改变,她无法断言那孩子是不是还是一样的下场,想了想,般若说道:

“我得先知道他的生辰八字,才能确定。”

徐明闻言,说:“他的生辰八字我不懂,这样吧,我直接带你去见我的姑姑。”

徐明开着车,把般若带去了离这里不远处的一个别墅区,他们进了门,般若才发现屋子里全是人,许多警察分散在屋子里,到处都是通信设备,每个人都神色凝重,可知现在的形势不容乐观。

她刚走到屋子里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也发现了她,走上来笑道:“王小姐?”

“方警官。”

“真巧啊!这都第三次了吧?之前有你帮忙,每次我都顺利破了案子,怎么了?这次又有人找你?”方警官道。

“是很巧,方警官你辛苦了。”

方警官笑了:“我不辛苦,只是歹徒实在可恶,逮的还是个初一学生!真是该死!”

方警官说着,一脸愤怒,仿佛恨不得把那绑匪逮过来给撕了!般若又瞥了眼站在边上,脸色苍白,虚弱得似乎都要站不稳的徐景秀。

徐景秀在徐明的搀扶下走过来,她声音沙哑,显然哭了很久。

“大师!徐明说你很厉害!请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的孩子他那么小,他被绑架了一定很害怕!他很怕黑,我无法想象这几个夜晚他是怎么过的,已经这么多天了,他绑架的消息还被记者给报道了出来,绑匪已经知道我报了警!我很大很害怕,这绑匪毫无人性,如果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会不会撕票!会不会不放过我的儿子!大师,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帮帮我这个可怜的母亲!只要您能帮我!我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徐景秀哭着说,她虽然年纪不小,但哭得时候依旧有种别样的味道,想当年她也是国民女神级别的,嫁人后就息影了专心在家带孩子,但不管如何,可怜天下父母心,此时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母亲。

“有他的生辰八字吗?”般若低头问。

看到徐景秀期待的目光,般若实在不忍与她对视,记得前世,媒体说徐景秀的儿子死了以后,徐景秀一度精神崩溃,好几次人们都看到她精神恍惚地在街上行走,嘴里喊着孩子的名字。

徐景秀颤抖着从桌子上拿起纸,递给般若,期待地说:

“大师,这是我儿子的生辰八字,您看下!”

般若瞥了眼那八字,掐指一算,而后她不敢随便确认,又算了一次,直到第三次,她用奇门遁甲算,仍是一样的结果,她这才放下纸。

徐景秀迫不及待地拉着般若的手问:“大师,我儿子到底怎样了?您能算出来啊吗?”

明明是十月,可她的手却一脸冰凉,没有一丝温度,般若有些不忍,却还是瞥了眼她,只见徐景秀虽然满眼期待,可眉宇间却带着悲戚,这个女人,应该早就猜到结果了吧?都说母子连心,孩子如果死了,做母亲的多少能感觉到。

般若又看了眼徐景秀的面相,她子女宫发黑,并且现在也是黑气缭绕,可见她确实是丧子的面相。

“没什么可算的了。”般若道。

徐景秀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不敢相信地问:

“为什么没什么算的?你告诉我我儿子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告诉我!”

般若叹了口气,最终残忍却又如实说道:

“从您儿子的生辰八字上可以算出,他的命已经于昨日停止了!”

听了这话,徐景秀陡然软了,她双腿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而后颤抖着指向般若,哭道:

“你胡说,我儿子只是被绑架了!不可能死!不可能的!你以为你是神仙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信!不信!我儿子一定活得好好的!”

边上的女警察也看不下去了,她气道:

“小姑娘,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会算命,但你可不要妖言惑众,这事的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也没抓到歹徒,在这种情况下,你绝不能说这样的话来刺激她!”

说完,她拉着方警官,说:“队长,我说的对吗?”

然而,方警官却紧盯着般若,问:“王姑娘,这是你算出来的?你能保证这事准确吗?说来惭愧,我们警方到现在都不知道绑匪藏身在哪里!我们不敢动静太大,怕打草惊蛇,但如果人质真的被撕票了,那我们就没那么多顾忌,反而要不顾一切把这绑匪抓到手了!”

般若肯定地点头:“我从他的生辰八字算出来了这个结果,不会有错的,这孩子不仅死了,也死得凄惨,我算出他死后的地方与水有关,可见是被抛尸在水中,而我们本市可以抛尸的水无非那几个地方,我建议方警官你可以关注一下江里,也许会从那里找到答案!”

女警官闻言,不敢相信地问:“队长,你不会真的想听她的一派胡言吧?这算命的要能当真,地球都能倒转了!你怎么可能听她说胡话!现在绑匪还没抓住,我们要做的是尽快去抓绑匪把孩子救出来!”

方警官看了她一眼,而后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在案件中碰到她,之前她帮过我两次,都破了案件,其中一次还准确地算出抛尸地方,那以后我们去找,很快就找到了尸体,所以我相信她不会算错的!”

“可是……”

“好了!”方警官沉声道:“王小姐,请你尽可能把信息告诉我们,我们将会立即去搜查!”

般若点点头,把自己能算出来的东西都告诉了他们。

方警官带走不少人,屋子里很快空了下来,徐景秀的哭泣声回荡在屋子里,闻者伤心!

徐明哀恸道:“大师,难道真的就这样了吗?就没有挽回余地了?”

般若摇头,残忍地说道:“徐明,你应该了解我!我说出口的话,绝不会错!”

徐明听了这话,不忍地看着姑姑失魂落魄的模样,又问:

“大师,那您能看出我那个弟弟是怎么死的?他死前痛不痛苦?”

般若看了眼窗外,初秋十月,下午的阳光洒在院子里,意外地让院子里的景色多出一丝悲凉。

她想了想,只道:“我从那生辰八字中可以看出来,你弟弟死后身体分散于多处!并且一直泡在水里,现在不说别的,只希望警方快点找出凶手,还为你弟弟报仇!”

徐明听了这话,理解出其中的意思后,哭了。薄荷见状,连忙走过来安慰他。

这时,有不少人看向般若边上的薄荷,薄荷现在名气越来越大,算是当红的四小花旦之一,在座的不少都看过她演戏,因此有些好奇,但大家听了般若的话,心里都不舒服,因此没人上来找她签名。

当晚,警方没查出结果,般若和薄荷提前回家去了,到了第二天,徐明打来电话:

“大师,能不能麻烦您到我姑姑家别墅来一趟?”

般若很快去了那里,方警官见了她,面色沉重地说:

“找到了一部分!早上渔民捕鱼的时候打捞上来的,见不对劲,便打电话报警,我们去了以后把身体送去鉴定,可以断定,那就是徐景秀之子。”

徐明叹了口气,担心地说:“我姑姑听到消息后晕了过去,我姑父现在人还在警局里,等着配合警方调查。”

方警官接着说:“王姑娘,我这次叫你来,是想请你帮忙看看,你能不能算出关于这罪犯的一些线索,目前来说,我们警方都没能把握他的行踪,但我们大概知道,这人是个惯犯,大概在十几年前,他就犯过案,也杀过两个人,手段残忍,但是这人很厉害,似乎受过专业训练,人也很警觉,每次我们去抓捕的时候,都被他提前跑了,这次他又出来犯案,我们很希望能趁这个机会抓到他,否则,难免在社会上引起恐慌!”

般若闻言,却犯了难,前世这个案子最后也没抓到凶手,虽然当时徐景秀的不少影迷都出来帮忙找线索,但最终,还是被犯人给跑了,到般若重生回来之前,这个案子依旧是悬案,凶手依旧逍遥法外,也因为如此,徐景秀把全部身家都用来追捕凶手,但是直到十几年后,都没有任何进展。

其实,不应该!记得前世,不少网民说警察不作为,才导致人被杀,可现在看来,警方其实一直在认真做事,而且各地警察联合起来,随时可以出动去联手抓捕犯人。

那么,在现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信息传播迅速,一个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

般若想了想,不由问:“有那犯人的生辰八字吗?”

“有!有他的身份证信息!”方警官说着,把信息调出来,递给般若。

般若看了一眼,从身份证照片上来看,这人倒是典型的罪犯长相,只是身份证照片做不得准,毕竟,很少有人身份证照片拍得好看的,般若看过不少人的身份证,明明都是俊男美女,可身份证上的照片却都像杀人犯。

般若找到他的出生日期,看了一眼,而后掐指一算,过了一会她疑惑地自言自语:

“怎么会这样?”

方警官连忙问:“怎么了?是不是算出什么了?”

般若摇摇头,纳闷道:“我推算出的结果很奇怪,难不成这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有错?”

毕竟,不少人在报户口时会出错,因此,很多人身份证上的日期不是自己的生日。

“你推算出什么了?”方警官追问。

般若没做声,她又用奇门遁甲来演算一遍,这就怪了!奇门遁甲算的结果居然和掐算结果一样!

般若这才沉吟道:“我居然无法从这生辰八字上推出这人的性别,因为我刚开始算到这是一个男人,但在他四十多岁的时候,他的性别忽然又变成了女人,而且我推算出这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家乡,他一直居住在自己老家的范围内,也就是说,他并不存在外逃的情况。”

如果一辈子不外逃,没理由警方会发现不了,或者说,一个杀人犯,怎么可能逃都不逃?

般若问:“方警官,你们会不会是抓错人了?也许,你们锁定的这人不是罪犯!”

“应该不可能!”方警官肯定地说:“我们的视频拍到过一些画面,经过对比,确定是他。”

“那就怪了!我怎么可能推算不出他的性别,一个人也不可能前期是男人,后期就变成女人,除非是……”话说到这里,般若不敢相信地转头看向方警官。

方警官也意识到了什么,陡然转向队员,冷声命令道:

“排查所有整形医院!包括没有证的整容诊所、整容工作室!”

两天后,徐明打来电话,感谢般若:

“大师,真是谢谢你了!警方已经抓到犯人了!”

“哦?”般若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她眯着眼,沉声问:“在哪抓到的?”

“就在市区的一家没证的整容诊所里!”

“那么,他……”

“如你所说,这人被抓的时候,正在做整容变性手术,他在那家整容诊所里,找一个没有照的医生做的,原本他打算靠整容变形来逃避警方追捕,谁知道警察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找到他的时候,他手术已经做了一大半,刚变性完,身上麻药还没过,脸上也只动了一半的刀子,但依稀可以看出原本的模样,警察很快做了比对,确认他就是罪犯,而后警方审问了他,刚开始他不招,死活不承认,可是没多久他麻药过了,疼痛难忍,心理防线逐渐崩溃,加上他是做了一半的手术被警方抓到的,因此,下面和脸上都没做得完全好,下面男不男,女不女,脸也是半男半女,他看了自己的身体和脸,觉得自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把自己整得不男不女,最终却一点用都没有,警察还是找上了门,再看到自己镜子里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之后在警方的铁证前,他很快就全招了!”

徐明叹了口气,说:“是他杀了我弟,原本他见我弟弟天天去网吧泡吧,出手也大方,就想弄点钱花,谁知跟踪他以后发现他妈妈是我姑姑,觉得我姑姑是明星,肯定很有钱,就绑架了我弟,那之后,他没想到事情会闹得那么大,想着被抓到肯定死了,索性就撕票逃跑,不过,正常人不可能想到他会去变性整容,说起来他对自己也真够狠的!连变性都做得出来!难怪警察一直抓不到他,还好你帮忙,否则,这事最后只怕是很难查出来。

般若闻言,静默片刻,开口:“徐经纪,节哀!”

“谢谢,可能都是命吧!不过抓到了犯人,我姑姑心里好受很多,她说她好歹有脸去面对死去的孩子了!”

他说完,电话那头又传来徐景秀的声音,而后徐景秀拿过电话,声音虚弱地般若表达了感谢。

般若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事实上她也没有立场安慰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想了想,她最终说:

“徐女士,节哀!虽然你现在觉得不可能,但是你确实在一年后,还会再有一个孩子,那孩子是个男孩,相信,即便这个孩子无法替代您的大儿子,但也多少可以让您的生活快乐一些。”

徐景秀闻言,不敢相信地说:“不可能吧?我都要五十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般若肯定地说道:“我那天从您面相上看出来的,所以,即便您再伤心,也要保重身体。”

徐景秀最终哭着答应了。

这事最终闹得很大,犯人被抓出来以后,不少媒体又进行了跟踪报道,许多评论员,都说,媒体是此案的凶手之一,正是因为无良媒体随意曝光案件经过,才惊扰了匪徒,使得绑匪最后撕票。

而徐景秀的影迷们也都纷纷去她儿子被打捞出来的江边,献花环花圈纪念他,因为这件事,全国上下笼着着一种悲伤的气氛,大家无法忘记,在这件事中被残忍杀害的徐景秀之子。

般若这次帮助警方破案,怕信息泄露引出麻烦,便要求警方不要透露任何跟自己相关的信息,谁知,霍遇白看了新闻,却忽然转过头,直勾勾盯着她看,而后沉声道:

“般若,这件事是你帮的忙吧?”

般若没有否认,之前霍遇白怕她遇到危险,希望她不要介入这类危险的事情,她当时答应了他,可这次却没信守承诺。

“是我。”

霍遇白拉起她,而后叹了口气,语气无奈:“般若,你这样做很危险。”

“我知道。”

“你忘了吗?你不能泄露太多天机,否则会有五弊三缺。”

“我也知道。”

般若认真地看着他说:“我什么都知道,只是,遇到这种事情,我总觉得没法袖手旁观,仿佛这些来到了我的生命里,就是我的使命一般!”

霍遇白久久没有说话,最终他沉声道:

“如果你一定要泄露天机,不如换一种方法,比如写在纸上,让我来说,这样,应该不会报应在你。”

般若闻言,不由唇角上扬,霍先生的情话,很动听。

时间一晃,便到了十月底,秋意渐浓,不远处山上的枫叶已经红了,远远看去,火红一片。

王明夏的咖啡店生意越来越好,她赚钱赚到手软,一家人见了都很开心,平时谁有空都会过去帮帮忙,即便是这样,王明夏那边的人手也不够用,她无奈,只好又贴了告示,招一名厨房洗碗盘的工人。

告示贴出去以后,马上就有人来应聘。

来者是一位年近五十的女人,她扎着个辫子,衣着朴素,头上有不少的白发,可她却没有把头发染黑,她背着一个布包,脚穿一双布鞋,眼角有很深的皱纹。

“您这里招工是吗?”她问王明夏。

“是。”王明夏打量了她一眼,问:“您多大了?”

“48了。”

“有健康证吗?”

“有!”

王明夏说着,又要了她的身份证件,确认无误后,招了这员工。

般若坐在吧台后,看了看那女人,而后问:“姐,你这边洗碗工工资是多少?”

“人家都给1500,但我这边比较忙,我打算给2000,如果能把事情做好,多给点也行。”

般若道:“给2500吧?剩下的500由我来给。”

王明夏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般若,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多给500块钱?你认识她?”

“不认识。”般若语气淡淡的。

“不认识还多给钱!我还以为是你家亲戚呢!”王明夏开玩笑道。

般若看了眼那苍老的背影,语气平静地说:“就当我做好事吧!谁叫她的命比较苦呢!”

喜欢第一神算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第一神算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 - 第一神算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重生年代福妻有空间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电竞毒瘤集结营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她娇软撩人她的信息素大佬我真的只想报恩低等动物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偏爱隐婚心尖宠:靳爷,别吻了!和豪门总裁隐婚后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魔王弟弟的奇妙冒险灵气复苏后我成了霸总最贵重的藏品秦爷怀里的娇妻是大佬锦鲤她不想爆红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夏知星薄夜宸偏偏偏爱你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野心家在下才不要穿小洋裙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
完本推荐: 韩警官全文阅读超神机械师全文阅读重生之炮灰逆袭路全文阅读大管家,小娘子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仙师无敌全文阅读天命凰谋全文阅读直播之混在武林外传全文阅读前方高能全文阅读我的黑月光女友全文阅读带着系统做巨星全文阅读万古之主全文阅读大佬宠妻不腻全文阅读诸天之发丘将军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知北游全文阅读万古最强宗全文阅读天芳全文阅读[综英美]超英们的学霸团宠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来自未来的神探牧龙师帝霸E408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兰若蝉声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轮回仙神道诸天科技之路造化神宫镇世武神三寸人间洋港社区榴绽朱门盗墓:从终极开始大唐第一世家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末日乐园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红楼之群英荟萃皇上您该去搬砖了长夜余火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超神建模师道祖,我来自地球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银龙的黑科技摘仙令韩警官重生无冕之王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第一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