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第一神算 >> 第109章

不等般若说话,女鬼想了想,便说:

“大师,你要高考了,要么我去帮你看一下高考考题,然而写下来告诉你。”

般若表情平静,面色不变地开始穿衣服,她淡淡地问:

“你保证你能把高考题目写对?尤其是数学,你能记得吗?”

女鬼想了想,似乎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又说:“那我帮你看高考作文好吗?”

“不用。”

般若语气坚决,若是她真的想算,倒也不是什么都算不出来,但是她不想那么做,她重生回来不是为了作弊,她多了几年青春,完全有时间凭借自己的努力,最终去改变自己的人生,为什么非要作弊走捷径?

再者说,能重生,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作弊了,都说人不能贪心,般若不敢有太多奢求。

否则,用天眼探测,叫鬼怪帮忙,她哪期的彩票中奖号码搞不到?但是,人真的到了每天都能中彩票的地步,那人生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女鬼见她没答应,反而有些没辙了,她只是想报答般若没把她给收了。

般若沉声道:“你不用感谢我,我没收你,是怜你命苦,现如今你只需要乖乖去投胎就行!其余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但是……”

“不用但是,你快去投胎吧!等你投胎以后,我为你超度!”说完,般若不再看她,做出送客的姿态。

女鬼拎着自己的头,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发,而后走了。

般若拿出书本,开始认真地复习功课,到了高三下学期,高中三年中所有的内容都学完了,现在只剩下每天系统地复习和考试,般若的高三课程学的很踏实,但是高一高二虽然自己一直带着在看书,毕竟是前世学的,有不少东西仍是比较生疏,因此,般若这段时间主要复习高一高二的内容。

她看了两个多小时的书,眼睛干涩得厉害,刚放下书,那边钱元吉就打来电话。

“王总,工厂这边出事了!您赶紧来看看!”

“哦?”般若眉头一皱,赶紧打车去了工厂那边。

因为般若有钱顶着,因此,工厂这边的施工人员比平常的工地多了一倍,进度也快一些,只用了不长时间,到了三月份,工厂不少房子已经盖起来来,现在只剩下后续弄一些绿化假山,还有工厂后面员工宿舍的食堂没有建成,其他的都已经完工。

般若到了那里,只见一堆工人围着一个土坑,指指点点,般若去了那边,工人们见了她一眼,不由笑道:

“钱总,这位小姑娘是谁啊?是你的家人?”

钱元吉一怔,心里不悦极了,一般老板都会忌讳下属,这工人只认识自己,却不认识公司的大老板,这要追究起来,可是会让大老板不舒服的。

钱元吉瞥了眼那工人,厉声道:

“说什么胡话呢!这是咱们公司的王总!公司大老板!因为她还没有毕业,所以由我过来为她跑腿!”

工人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随即不以为然地呵呵一笑,这小姑娘年纪这么小,能开得起钻石工厂,可见是家里比较有钱,这样的小姑娘,能有什么主见?能有什么能力?大老板又怎样?最后管不管事还不一定呢!

想着,他对钱元吉别有深意地笑笑。

钱元吉见状,愣了一下,恨得牙痒痒,天可怜见!他盖工厂这段时间以来,虽然处处都是油水,可他真的不敢太贪心,他总觉得般若这样的人,就跟长了第三只眼睛一样,什么都能看出来,可是被这工人一笑,倒好像他真的背地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般若权当没看见这两人的互动,她没有做声,皱眉看向这大坑,厉声道:“怎么回事?”

“是这样,工厂基本已经盖完了,现在工程上还剩下宿舍边上的这食堂还没有建,我们今天打地基挖坑的时候,忽然从里面挖出几个木箱子。”

“木箱子?”般若走上前,果然见到坑里有四个古代的箱子,这些箱子上面都有潮湿的泥土,显然刚从地下被挖上来。

般若有意集中意志力,用灵力去感知着箱子,她凭借以往的经验,从这箱子在土里保持多年而带着的阴气上看,这箱子大概有千年历史。

“王总,该怎么办?要不要打开?”钱元吉弓着腰问。

般若点点头,她走上前,看着眼前这个坠着翠玉,四边用黄金包边,顶部还有一个把手的箱子。

般若掏出灵符,念动符咒,为这箱子做了法,而后,她打开箱子。

看到箱子里装着的东西时,她怔住了。

金灿灿的。

入眼的全是慌灿灿的金子。

堆得满满一箱子!看得人心念一动。

“是黄金!这么多黄金啊!”

“是啊!好多金子啊!有金块!金戒指!金耳环!谁放了这么多金子在这里?”

“要发财了!发财了!”工人们纷纷议论。

有几个眼馋的,瞅着钱元吉,笑道:

“钱总啊,您看,挖了这么多宝物出来!今晚我们可要吃喜面啊!不给点喜钱咱们不走!”

“就是啊!你是大老板,得了这么多金子!我们下面的人只要喝点头汤就行!”

钱元吉喝道:“这事我说了不算!要咱们王总点头才行!”

钱元吉走上来,小声地趴在般若耳边,说:

“王总,按照法律规定,在地下挖出来的东西,是要上报国家的,更别说这么多人当场看着了,您也看到了,这些人眼馋得很,一个个简直看得眼睛发光,恨不得马上扑上来,真要是自己留着,只怕这些人个个都能找咱们勒索,不划算!也不值当!说句不中听的,您也不缺这点钱,左右等公司建起来,咱们都能给赚回来,没必要为了这事,惹一身麻烦。”

矿藏、地下文物等均属国家所有,挖到如果不上交,可是一种犯罪,钱元吉所说的话,般若都想到了,她看着这四个大箱子,点点头,沉声吩咐:

“钱元吉!把箱子抬上来,联系政府那边的人,让他们把箱子取走!”

“是!”

工人们见了,愣了一下,都不敢相信地问:“小姑娘,这么多金子,你全打算交上去?”

“就是啊!要我说也没多少人看见,您不如就分了得了!”

“是啊!分了也没人知道,你就给咱们点喜钱,我们谁也不会往外说的!”在场的8个工人纷纷附和。

般若冷然一笑,现在说的好听,但人都是贪婪的,一定不要去试探人性。

她看向众人,眼神冷厉,浑身上下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

“我没有这个资格分给各位喜钱!大家有所不知,即便是在自家地里挖出来的宝物,如果不上交,被查到是要坐牢的!”

工人们都是做这行的,没有不知道这点的,他们劝道:“咱们就这几个人,只要咱们不说……”

般若摆摆手,眼神坚定地说:“你们不用说了!政府那边马上就来人了!”

很快,政府来了几个人,一位小林的工作人员是负责人。

“你们这边的负责人是谁?”小林问。

钱元吉把般若引上前,答道:“这是我们王总!”

小林看了般若一眼,见她只是个学生,不由有些惊讶。

“你才多大,就自己办工厂了?”

般若没有回答,小林有些尴尬,接着说:“那个,谢谢你把挖到的东西上交,我必须要确认一下,这些东西全部交上来了吧?”

般若点头:“在场的人都看到了,箱子打开,我就叫人打电话给你了。”

“好!感谢你对国家工作的支持,按照规定,我们会奖励你这样的积极公民!等专家鉴定以后,确定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年代的,到时候,我会反馈给你!”

于是,半个小时后,般若接到了霍遇白的电话。

“般若,刚才我接到政府那边的电话,想请我为他们鉴定一批文物,老师也要去,你跟着一起去,学习一下?”

般若想想,笑道:“好!我马上过去!”

因此,一个小时后,当小林看到跟在季元柏身后的般若时,再次惊讶了:

“你……你不是那个上交这批文物的人吗?”

季元柏一怔,一脸惊讶地问:“怎么,般若,这批东西是你发现的?”

般若没有否认。

“我新建了一家公司,这公司在园区新建了一个工厂,员工们在施工的时候发现了这批东西,我马上把东西交给了国家。”

季元柏点点头,满脸欣慰:“不愧是我季元柏的徒弟!”

小林听了这话,也才感叹道:“我说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厉害,原来是季老的徒弟!难怪了!”

这话让季老很受用,季老一脸满足地打开箱子。

最终,季老让般若清点了这批黄金的数量,并教她怎么鉴别古董,怎么清理刚出土的古董等专业的知识,他教的都是实打实的知识,可不是般若平常用天眼这样投机取巧的方法,般若听了一通,觉得很受用,越学越觉着自己不会的东西很多。

遇到不懂的地方,霍遇白在在一旁协助,最终,证实这箱子里有200个黄金戒指!50个翡翠戒指!50块金砖!还有几个青铜首饰。

连季元柏被这个数量给吓到了。“很久没有这么大规模的金饰出土了!”

他问霍遇白:“你认为这些是什么朝代的?”

霍遇白拿起一块金砖,沉声道:“从字体和刻字习惯,是宋朝中期的,这些翡翠戒指和青铜首饰,距现在也有差不多千年历史,总体可以确定都是宋朝的宝物。”

“你推断得不错,确实都是宋朝的。也难得般若不动心,能把这些东西都交上来!否则,就算一般人能有这个觉悟上交国家,但是私吞了其中的一部分,也没人看得出来。”季元柏说道。

小林闻言,附和说:“可不是嘛,要是一般人碰到,指不定就要占为己有了。”

季元柏又说:“这些戒指和首饰对研究宋朝文化有很大的帮助,般若,这次你又立了大功了!”

结束后,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季元柏要回家陪老婆吃饭,见小俩口难得见一次面,便把两人撵了出来,叫他们自己找地方约会去。

霍遇白坐上车,说道:“一起去吃饭?有一家私房菜馆做的鱼锅很不错,你喜欢吃鱼,应该会喜欢。”

“好。”

霍遇白摸了摸她的头,笑道:“饿了吗?”

“还行吧。”

霍遇白开着车去了离政府大楼不远的一家私家鱼馆,他们刚坐下,服务员殷勤地迎过来。

“霍先生,还是之前那几样菜吗?”

“嗯,再加点菜。”他把菜单递到般若面前,“爱吃什么,自己点。”

般若翻了翻菜单,说:“我对这里不熟悉,你决定吧!”

霍遇白闻言,沉声说:“再加个西蓝花和鱼锅。”

般若愣了一下,她有些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菜,难不成是霍小北告诉他的?

这家菜馆的菜做得确实不错,分量不大,但口味很好,样子也精致,不知不觉,两个人竟然把面前的六个菜吃完了。

般若吃得很饱,他们刚吃完,那边,赵明远走了进来。

他笑着看向二人。“大师,好久不见!今天我有一事相求!你可千万别拒绝我啊!”

般若笑笑,不解地挑眉问:“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是张大千的狂热粉丝,他听说你有两幅张大千的山水画,便想求你让他看一看,解解馋,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卖给他最好了!我知道你也不缺钱,但是好友一直求我,我也没办法,只好来问问你了。”赵明远说着。

般若沉思片刻,没有说话,赵明远见状,说:“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毕竟我也知道名画每打开一次都对画有损伤,那我这就去回绝他。”

“赵明远!”般若定睛看向他,忽然开口,“你那个朋友想买张大千的山水画?”

“是啊!”

“我正巧打算卖一幅,原本我想送去拍卖的,如果他要的话,我可以优先卖给他,但是,我急需用钱,所以……”

赵明远是人精,哪里不知道这话的意思,般若急需用钱,所以卖画可以,但给钱要快。

“行!他买画一向疯狂,我这就去问问他。”

片刻后,赵明远就带着他那个朋友进来了,那朋友去了般若的仓库,见了那画,喜得简直要哭了,他左看右看,十分狂热地说:“姑娘!这幅画我要了!看在赵明远的份上,给我便宜点吧!”

般若哭笑不得,这人倒是实在。

霍遇白开口道:“这幅画,现在如果送去拍卖的话,至少可以卖一个多亿,但是私下销售肯定卖不了那么多。”

般若深知这一点,但她急需用钱,就算卖亏本点也无所谓,只要能快点拿到钱就行。

“姑娘,不知道你打算开多少钱?”

般若不知道行情,求救地看了眼霍遇白,问:“你怎么看?”

霍遇白沉吟片刻,说:“给个友情价,可以便宜点,但七千万是最低了,这画转手一卖,至少能赚几千万,搞不好遇到有人抬价,卖个两亿也不是没可能。”

那人听了霍遇白的话,居然大喜!他一拍大腿,当下就说:

“七千万就七千万!可不许反悔!要知道我找这幅画找了很久了!现在终于被我找着了!花多少钱我都得买!”

于是,一个小时后,他就把钱打到般若的卡里,而后自己把这幅画小心翼翼地运走了。

般若没料到会这么顺利,她最近这段时间忙于学习,也没时间去筹钱,正为钱的事情发愁呢。

霍遇白见状,沉声道:“你卖画,是不是为了付买矿的钱?”

般若没有否认。“我因为投资公司和工厂,花费了不少钱,新增资金短缺,再者说,我虽然喜欢字画,但对张大千并不热衷,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保存这些名画,把他的画转给真正喜欢的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霍遇白闻言点点头,他从包里掏出一张合同和一张收据,递给般若。

般若愣了一下,她仔细一瞅,惊讶地问:“你帮我把剩下的钱全付了?”

“嗯,你现在高三,好好学习,烦心的事情交给我来做。”霍遇白认真地说。

“可是……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般若眉头紧皱,她没想到霍遇白会这样做,虽然知道他不缺钱,但是无故接受他这么大金额的付款,她心里总觉得不舒服。

“不管多少,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为这事烦心。”

般若把刚才赵明远朋友打钱进来的银行卡递给他。“这卡里有钱,算我还你的。”

霍遇白把卡推了回来,他认真地看向般若,深邃的眼眸中洪水涌动,眼波流转,许多情绪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来不及抓住。

他忽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笑道:“我们之间,不用分得那么清楚。”

他坚决不要钱,般若也没坚持,她也不是矫情的人,虽然这钱确实是一笔大数目,但是对他们而言,确实就是一块中档翡翠的价格。

般若低声说:“你上次送了我发簪,这次又帮我付了钱,嗯,我好像从没送过你什么。”

霍遇白摸着她如云的发丝,忽然挑起唇角,一脸不解地问:

“你还需要送我什么东西?你就不怕把你的男人惯坏了?”

“那么,霍先生,你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就不怕把我惯坏?”般若同样扬起唇角。

“惯坏了才好!”

“嗯?”般若轻笑。

霍遇白凑近她耳畔,温热的嘴唇靠近她的耳廓,带给她濡湿的触感。

般若心头一震,只听他在耳边轻声说:“惯我自己的女人,怎么都不为过。”

看着他满眼宠溺的模样,般若很难把他跟从前那个谪仙般的男人联系在一起,怎么办,她忽然觉得霍先生很有宠妻狂魔的潜质,这才刚谈恋爱,动不动就送几千万的东西,这起点太高,让她以后怎么活。

见她又在走神,霍遇白忽然挑起唇角,眼里泛着笑意:

“总觉得我该做点什么来吸引你的注意力。”

于是,捏着她的下巴,重重地吻了上去。

般若还没回过神来,他的唇就已经压了上来,柔软的触感顿时唤起了她的记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接吻要闭上眼睛?”霍遇白眼里带着一丝调笑。

“啊?”般若看了看他,笨拙地赶紧闭上眼睛。

第二次接吻。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

还好,霍遇白自制力不错,半晌,他终于放开了她,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

“快点长大吧!”

这话说得般若低头咳了咳,她低头应了一声:“嗯!一定快点长!”

然而,不管霍遇白怎么说,般若回家就把之前捡漏来的那本宋朝的“新华字典”包好,再让人专门送给了般若,这本韵书值不少钱,价值不会比发簪和付翡翠矿的钱少。

霍遇白见到这韵书的时候,还愣了一下,而后,见她在包着书的纸上写的字,不由扬起唇角,露出一个莫名的笑来。

而后,霍先生的嘴角一直上扬着,就没落下过。

赵明远一见他又露出这种笑,嫌弃地说:

“二爷,你堕落了!怎么笑得这么恶心!”

他轻哼一声,不屑地说:“嫉妒!”

“什么?你居然说我嫉妒?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赵明远气得不行,心里直冒酸水,他绝对不会承认,天寒地冻的,他也想找个女朋友暖暖被窝。

当时,霍遇白正在和赵明远打牌,一起玩的都是要好的朋友,大家关系亲密,开起玩笑来也没有顾忌,又都知道霍遇白的性格,难得见他露出笑意,当下就知道送书来的人肯定是那位传说中的王神算。

“二爷!啥时候把神算带来给大家看看!”

霍遇白哼了一声,似真非真地说:“我家那位比较怕生。”

“得了吧!还怕生!你就是要找借口也不能找个这么烂的啊!你就直说了呗,不就是怕我们把她给勾了去吗?”好友调笑道。

霍遇白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他抓牌的动作十分优雅从容,优雅到像是在品茗焚香,而后,他摸了摸手里的牌,看都没看,“啪”地一声,拍到桌子上,道:

“清一色、大对胡、放听、自摸!16番!拿钱吧!”

“耶?”其他几位好友炸了!

“我操!二爷!你怎么回事啊!还能不能玩了!动不动就大对胡,还一上来就16番,你是不是耍诈啊!”

“就是!”赵明远已经输得裤子都要提不住了,他气道:“还自摸呢!我咒你回家天天自摸!”

霍遇白冷哼一声,沉声道:“我可以理解你的嫉妒。”

赵明远气得不行,“人家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倒好,情场和赌场都很得意!让我我瞅瞅,大师写什么了,让你这么开心?”

说完,他拿起那张包装纸,只见上面写道——惯自己的男人,让别人说去吧!

赵明远哆嗦了一下,他瞥了眼霍遇白嘴角噙着的笑,终于觉得自己的血槽已经不够用,被这两人刺激得当场阵亡了。

“这里没法待了!有女朋友的人打麻将还打得我们屁滚尿流!这日子不能过了!”说完,把麻将一推,气得就往外走:“不打了!我去找女朋友了!跟你们这群人混,没前途!”

“回来!”霍遇白老神在在地看向他,而后指着牌桌,好心提醒道:“把钱付了再走!”

赵明远看着现场憋笑的几个好友,更气了!

喜欢第一神算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第一神算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 - 第一神算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你是我的天使呀野心家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旧曾谙和爱豆一起旅行的日子[足球]转会费有10个亿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重生之国民男神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垃圾系统找上我二分之一不死[无限]隐婚心尖宠:靳爷,别吻了!在逃生游戏写小说偏偏偏爱你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七零修真女知青胜者是冰帝偏爱大佬我真的只想报恩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以他为名的荣耀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下下签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降物
完本推荐: 悍妻[医道]全文阅读我的印钞机女友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大管家,小娘子全文阅读那片蔚蓝色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一妃虽晚不须嗟全文阅读重生之二世祖全文阅读盛世娇宠全文阅读[综英美]超英们的学霸团宠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纨绔天医全文阅读超级红娘:王爷你命中缺我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微检全文阅读万古神帝全文阅读抗战之奶爸特种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亮剑开始崛起玄幻模拟器完美转世以后藏珠诸天最苟龙套轮回仙神道银龙的黑科技帝霸大唐第一世家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荒诞推演游戏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大梦主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玄天龙尊我是女炮灰[快穿]稳住别浪超神建模师E408机狮咆哮牧龙师末日乐园保护我方族长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白首妖师从喰种开始登录万界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来自未来的神探悲剧发生前[快穿]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第一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