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第一神算 >> 第96章

媒人叹了口气,说:

“做媒这事确实也不易,找个条件相当的,能居家过日子的,让对方都满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说的这姑娘,还是个没结过婚的,她年纪比新和小几岁,很多年前,她曾经跟人订过亲,在那个时候,定亲跟结婚没两样,你也知道的,在咱们乡下,很多人家都是生了儿子以后再办酒席的。这姑娘当初订婚后就去男方家过日子,可是没多久,这男方家里就把人给撵回来了,还说这姑娘在外面偷汉子,为人不正当,于是,他要求女方家里把订婚花的钱一分不少的退回来,这不,两家原本都要办喜事了,却因为这件事,闹得很僵,最后两家解除了婚约,不欢而散了。”

蒋吟秋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她知道很多事不能凭一面之词,这姑娘到底是不是这样的人,肯定不能只听男方说。

“那这姑娘这些年就没找对象?”蒋吟秋问。

“可不是嘛!不是没找,是真的不好找,因为在那个年代,订婚再解除婚约,是很难听的事,这跟二婚没什么区别,这姑娘解除婚约的事情一传出去,就传得沸沸扬扬的,人家本来对她有意,一打听到这件事,都说她要是没点问题,人家怎么可能把她给撵回来。这姑娘心性骄傲,不愿意委屈嫁人,这些年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再加上,那男人家里一直在外面说她的坏话,说她外面有人了,说她人品不好不能要什么的,还说她不能怀孩子,就最近,这男人的妈妈还出来讲她坏话,导致对她有意思的人家都打了退堂鼓。”媒人也十分发愁。

“其实这姑娘跟我们家还是远亲,我瞧着她也不像是那种人,但具体怎样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些年,她名声不好,不过我想这男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这么多年,那男人都结婚十来年了,这婆婆还一直出来讲她不好。”

媒人见蒋家全家没人说话,便作势要走,同时笑说:

“总之,见不见看你们,你们要是不想见那我改天再给你介绍,要是想见见,那我这就带姑娘来。”

蒋吟秋思考了片刻,忽然笑着问:

“现在就带姑娘来,是不是太显得仓促了?我们家也没准备东西招待人家。”

听了这话,媒人知道她是同意了,脸上笑得跟花一样。

“还要准备什么啊!也都不是外人,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跟她说这件事。”媒人笑着往外走。

都是一个地方的人,来来回回也就几分钟就到了,蒋吟秋见她走了,对蒋新和说:

“小弟啊,你见过那姑娘吗?”

蒋新和的眼前浮现出一个曼妙的身影。

“见过。”

“长得漂亮吗?小舅?”王明夏追问。

蒋新和脸一红,还是点点头。“长得不错,但是我跟她不熟,没讲过话。”

见他这样,蒋吟秋知道他对人家长相还是满意的,当下说:

“不管好不好,咱们先见见,只是这不能生育一事……”

蒋新和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表态:“姐,我都这年纪了,有没有孩子也都无所谓了。”

听了这话,蒋吟秋有些心酸,虽然他是这样想的,可蒋吟秋还是希望他能有个自己的孩子,享受家庭生活。

蒋吟秋忽然想到一件事,她看着般若,说:

“丫头,我刚想起来,你不是会帮人算命吗?能不能帮你舅舅看看?”

般若瞥了眼蒋新和,她昨天就帮蒋新和算过,蒋新和这一生确实是孤寡一生且无子无女的面相,但是,既然她有心帮忙,肯定希望能把小舅的命改好。

“妈,不用你说,我肯定会帮小舅的。”般若说。

“那就好。”听了这话,王明夏等人齐齐松了口气,有般若保证,那蒋新和的事情肯定能成。

但是蒋新昌一家却都一脸狐疑,他们都没见过般若的能力,心里对她还有怀疑,即便她昨天帮蒋嘉轩算了命,但蒋新昌还是认为,那肯定只是凑巧而已,毕竟一个18岁的小姑娘,能有多大的能力?算命这饭碗要是那么容易端,这世界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江湖术士了。

隔了一个小时的功夫,那媒人又回来了,这次,她后面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按照媒人的说法,这女人应该不到四十,许是因为没结过婚的原因,看起来也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呦,这姑娘长得真俊!”蒋吟秋感叹道。

姑娘一赧,说:“姐,你好,我叫程佳雪。”

蒋吟秋细细打量了程佳雪,眼里写满了满意,这也难怪,不说她,就是般若见了这姑娘,也觉得这姑娘不像普通人,怎么说呢,她气质不错,显然是受过不错的教育,她眼珠黑白分明,眼神坚毅,可见这人为人正直,做事果断,从她的整体面相上也可以看出,这人虽然性格太过于刚毅,但为人善良本分,不是那男人家里所说的会在外面偷人的那种女人,而且她子女宫发红,并非是不孕的人。

蒋吟秋瞥了眼般若,见她一直在看程佳雪,知道她已经在帮蒋新和把关了,不由笑得更开心了。

程佳雪被般若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才说:“小姑娘,你老是看着我做什么?”

般若见小舅舅脸一直红着,知道小舅舅对这姑娘也很满意,便笑说:

“我在想,你不像是外面传的那种人,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程佳雪脸白了一下,她知道要想结成婚事,是逃不了要把当年的事情解释清楚的,可是她从前相亲的对象,即便听她讲完,也还是相信那男人家的话,怕因为这事被人家笑话。

程佳雪想了想,还是把事实的经过告诉了般若。

原来,当年程佳雪和那男人是高中同学,两人上学时候就有好感,程佳雪也因为这男人没去读师范,两人不久后定了亲,而后,程佳雪就在男人妈妈的要求下,去男方家里住,以便早点生孩子。

因为当时农村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程佳雪想着反正两人不久后就要结婚了,就住到了男人家里,可谁知道,这男人那方面居然有些问题,即便吃了药,也无法圆方,程佳雪因为很爱他,也没放在心上,加上年纪小,就以为这样能过一辈子,可那男人不这样想,他因为这件事情十分自卑,便经常出去找女人,还经常去洗头房,后来这事被程佳雪发现,两人吵了架,这时,男人的妈妈也跟着一起指责程佳雪不懂事,骂她想男人想疯了,还动手打了她,程佳雪被他们一家人打的几天没起床,她这才知道,人家全家都知道男人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才要早早订婚,程佳雪虽然能忍受那男人那方面不行,却受不了他纵容家人来打自己,后来,她执意要退婚,那男人的妈妈见了,就把她锁在家里,好在后来被她逃回了家,男人妈妈见状,知道她的脾气,也知道她退婚退定了,怕她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就倒打一耙,去外面散布谣言,说打她只是因为她在外面偷汉子,说她不能怀孕,到处向她泼脏水。

当时那个年代,社会对女人的宽容度很低,没多久,程佳雪的事情就传得到处都是,这男人妈妈也是个狠角色,一旦程佳雪要相亲结婚,她就出来捣乱,再次散播谣言,想想看,哪个男人家里不要面子?谁愿意自家的孩子娶个名声这么差的?因此,时间久了,这附近的人都知道程佳雪,竟没一个人愿意跟她结亲,而她也不希望跟一个不相信自己的男人在一起,她心性高,就这样剩下了,这么多年都没找个对象。

蒋吟秋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她觉得程佳雪人也不错,对这人很满意,但是她无法判断这件事的真假,便看向般若。

般若对上她的视线,便点点头。

程佳雪讲完这些话,情绪颇为激动,她恨道:

“这些年我经常都想拿刀把他全家都给杀了,可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我不能让我父母再跟着我受苦了。”

当年的事,让程佳雪的父母压力很大,女儿名声不好,又这么多年没结婚,两位老人都很心痛。

“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但事实的真相就是这样!”

程佳雪说完,看了眼大家的脸色,见蒋家人一直没说话,她不由失望起来,看来,蒋家人和她之前相亲的那些人家一样,都相信那男人家的话。

于是,程佳雪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媒人听了这话,知道事情不成了,便叹气道:

“佳雪其实是个好姑娘,只能说你们两家没有缘分。”

“没有缘分?”蒋吟秋这才站起来,怪罪地说道:“你说的这什么话!我们对佳雪可是很满意!我正想着今晚要做什么菜,留她在家吃饭呢。”

程佳雪闻言,愣了一下,而后脸色一红。“我家里做了饭,我还是回去吃吧!”

“那怎么行!你先留下来,咱们熟悉熟悉嘛!”蒋吟秋坚持,最终把程佳雪和媒人都留在家里吃饭了。

听了这话,原本面露焦急的蒋新和忽然轻松下来,般若见状,低声在他耳边问:

“小舅舅,你很喜欢她吧?”

听了这话,蒋新和从脖子到脸,刷的一下都红了。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般若勾起嘴角,笑了,她盯着小舅,认真地说:“放心吧!小舅,我一定会改变你的命!”

蒋新和闻言,愣了下,才点点头,满眼感动地看着她。

程佳雪没想到蒋家会接受自己,她原以为这事没戏了,虽然她已经这个岁数了,反而对结婚之事坦然处之,可是任谁也接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原本她都打算终身不嫁了,可没想到,这媒人又给她说媒了,对方还是蒋新和,她其实见过蒋新和,觉得他虽然穷了点,可是老实本分,村里人对他的评价都不错,他也从不像别的男人那样喝酒赌钱,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没结过婚,如果是他,程佳雪觉得自己愿意嫁给他。

一顿饭吃完,蒋吟秋细细问了般若的算命结果。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而且我从她面相上看,这姑娘是可以怀孕的,不是不孕之人,可见男方家里在撒谎。”般若说道。

“那你觉得她跟你舅舅配吗?”蒋吟秋问。“你帮他们算一下生辰八字吧?看他们适不适合结婚!”

见蒋吟秋坚持,般若点头道:“好,我帮他们算一下。”

过了一会,般若终于推算好,蒋吟秋连忙问:“怎么说,闺女?”

般若注视着她,笑说:“妈,天作之合!”

“是吗?”蒋吟秋大喜,“多亏你给算一下,否则,单凭这姑娘的名声,我也不敢让她嫁给你舅舅,你舅舅这人比较老实,我怕这样的姑娘嫁进来会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的,怎么过日子!现在好了,既然你说她不是那种人,还说她可以配你舅舅,我这就放心了!”

般若也没料到,她只是想帮蒋新和改命,却没想到这姑娘的命格和蒋新和如此匹配。

“妈,不仅如此,这姑娘还很旺我舅舅呢!”

蒋吟秋十分开心,把这事跟蒋新和一说,蒋新和喜得嘴都没合上过。

蒋吟秋见般若算过了,便去和媒人说。

媒人见事情有希望,也很开心,回去一问,原来这程佳雪对蒋新和印象也不错,这好办啊,两人都对对方有好感,这程佳雪的父母高兴坏了。

第二天,两家人聚到一起商量两人的事情。

蒋吟秋说道:“因为我弟弟年纪也不小了,我也想让他早点成家,肯定没法像小年轻那样,订个婚,然后了解一两年才结婚,我只希望他们能早点结婚,将来早点生孩子,让两人都过上热乎的家庭生活。”

程家父母比谁都希望女儿早结婚,当下就说:

“是啊,咱们两家的孩子都不容易,我肯定也赞成早结婚,那些订婚什么的习俗,不要也罢。”

蒋吟秋没料到这老人这么开明,当下感动地说:

“不要也不好,佳雪第一次结婚,别的不说,至少得买点金首饰。”

程家父母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只觉得蒋家对自己家的女儿十分重视,也觉得这家十分讲理,当下就满意地眼泪都下来了。

最终,两家都决定这订婚和结婚都从简,因为两家年纪也不小了,只想请些请朋好友,选个吉利的日子结婚。

于是,就把订婚的日子定在了次日。

第二天,一家人聚在蒋新昌的家里吃饭,宋慧莲和蒋吟秋一起下厨,把一些远亲都给请了过来,连自家人在内,一共摆了四桌酒席。

席间,交换红包,这红包里的钱都是说好的,原本蒋新和也没什么钱,程家的意思是红包可以免了,但蒋新和执意要给,希望能给程佳雪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而后,蒋吟秋从屋子里拿了一包首饰,她便打开包,边说:

“我早就帮新和准备好了,这是在市里买的,一共三金,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链,佳雪,这都给你。”

程佳雪没料到自己一把年纪结婚还有这些东西拿,她知道蒋新和的状况,也没指望过,当下见了这金灿灿的东西,有些惊讶,要知道农村有些男人结婚时候,为了省钱,说是三金,其实也就买点金戒指和金耳环这类不值钱的,买金项链的人家是很少的,这根金项链起码要值七八千。

“谢谢姐。”程佳雪感动地说。

“姐,谢谢你。”蒋新和也说。

“自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小弟,姐就希望你们以后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蒋吟秋说。

订婚当天,两家人一起商议,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正月初六,其实按理说,这一天日子不算特别好,再说也很少有人家正月初六就结婚,但是般若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蒋吟秋这家子等不了太久,蒋新和和程佳雪两人也希望早点结婚,把日子过起来,最终也就没在日期上面太纠结。

按理说,蒋新和四十的人了,结个婚应该比较淡定才对,可偏偏他比谁都紧张。

结婚的礼服是两人去婚纱店租的,程佳雪又请王明夏帮着化妆,因为一切从简,酒席也只请了几桌亲近的人,最后,他们只用了很少钱就把婚给结了。

原本,蒋吟秋是不赞成这样的,总觉得太过简单也不是个事,怕会亏欠了人家姑娘,但是因为程佳雪一直以来名声不好,她经常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因此她不想请这些乡邻,既然是这样,蒋吟秋也就没反对。

结婚这天,蒋新和一早等在家门口,他有些激动地看向村子口,说:

“般若,你说帮小舅舅找婚车,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啊?”

般若笑了笑,“放心,小舅,一定不会耽误你结婚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第一次结婚,有些紧张。”蒋新和说。

这时,村子口来了个车队,汤锦川见了,说:“般若,这是你找的车吧?我看打头的好像是你的车。”

般若看了眼那车,点头道:“应该没错。”

般若的那辆黑色的奥迪车走在最前面。

蒋新和虽然不富裕,但身为一个男人,车子的牌子他多少还是懂点的,看到这一溜的奥迪车,他愣住了,惊讶地问:“般若,这是你找的?”

“是啊,小舅舅,因为时间匆忙,我就只给你租了奥迪的,希望你别介意。”

般若说的是实话,原本她想找好点的车,只可惜时间太紧,过年时间,很多车行的车子少,加上原本她自己的车就是A6,她希望能租一样的车子,这样看起来整齐点。

蒋新和目瞪口呆,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可能介意啊,乡下人家结婚,对车子没什么讲究,有个桑塔纳都算是好车了,再说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就算车子不好也没什么,般若能帮他找,省了他一笔开支,他高兴还来不及,原本蒋新和只以为是辆桑塔纳,谁知却来了奥迪,还一来就是8辆。

“小弟,还愣着干什么,车子装花都装好了,你赶紧看有什么没带的,快去接新娘子吧!”蒋吟秋催促。

“好好!”蒋新和才反应过来,“我拿点烟给司机抽抽。”

“不用了,小舅。”般若说道:“我让人给他们烟,你只需要安安心心结婚就好。”

“找人?找谁啊?”

这时,一个圆脸胖子从打头的车里下来。

钱元吉笑眯眯地走过来,王明夏见了,打趣:“钱总,最近又发福了。”

“肥胖是对过年最起码的尊重!”钱元吉乐道。

“看来是我太不尊重过年了。”王明夏回。

钱元吉笑着来到般若边上,他拎了一包烟,说:“王总,您要买的烟我已经买好了。”

“钱元吉,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和我小舅舅一起去接亲,我小舅舅不懂的事情,你帮着点。”般若沉声吩咐。

钱元吉不敢怠慢,最近他从一些渠道打听到,般若居然把一幅《圆明园四十景图》捐给了国家,先不说这图值多少钱,这样一个把宝物捐给国家的商人,日后肯定也会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般若的前景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所以说,抱大腿这事,他决不能落后。

“行!我一定把这事给办好了!”钱元吉保证。

接亲原本会耽误很久,但因为有钱元吉帮忙,在他的巧言劝说下,程家送亲的人赶紧把门打开让他把人接上了车,当他们看到蒋新和坐的车时,都面面相觑,愣住了。

说好的穷逼呢?说好的没人要的光棍呢?说好的没钱瘸子呢?怎么会这么奢侈地用8辆奥迪名车来接亲?

村里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都惊呆了,这个年月里,很多村民甚至都不认识奥迪。

就这样,程家父母在旁人的羡慕中,把女儿嫁给了村子里的瘸腿光棍蒋新和。

宴席是在家门口搭着棚子办的,虽然是婚事从简,但也够蒋吟秋和宋慧莲忙的了,两人把宾客送走的时候,已经累得直不起腰。

还好,这一天一切顺利,大家都很开心,婚礼,只要大家都开心,祝福的意思到了,又何必在乎那些外在的形式?

总之,蒋新和和程佳雪这对新人,对此次结婚都很满意,这也就够了。

次日,程佳雪一早就起来了,把家里没收拾好的地方全都收拾了,等一家人起床一看,家里哪里还有那乱糟糟的样子?竟变得非常整齐。

一家人面面相觑。

昨天还有一大堆脏的锅碗瓢盆放在这的呢?都被她给洗了?这也……太勤快了!

蒋吟秋很满意,直夸道:“真是过日子的好手!见你这样,我算是放心了,看来这家里以后有人能当家了,给你们盖房子的事情也能快点落实。”

喜欢第一神算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第一神算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 - 第一神算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丁薇记事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网黑后我不是人了鱼塘主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限时隐婚:黑化娇妻不好惹在逃生游戏写小说降物下乡综艺后我开始洗白了偏爱刑侦笔记你是我的天使呀他又甜又暖她的信息素偏偏偏爱你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校草妹妹是花妖什么都会的仁王君隐婚心尖宠:靳爷,别吻了!星际修妖回档1995烈焰[重生]野心家
完本推荐: 八宝妆全文阅读大佬宠妻不腻全文阅读小说里的女主找上门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为师妇全文阅读电影黑科技全文阅读龙神至尊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朱雀记全文阅读重临巅峰全文阅读养帝全文阅读妻心如故全文阅读滴血的军刀全文阅读悍妻[医道]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魔临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圈事件簿全文阅读天官赐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码农修真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大村医洪荒历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炮灰之爱长乐歌皇上您该去搬砖了睡龙之怒疯狂心理师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最强基因奔腾年代——向南向北我是女炮灰[快穿]都市透视小神医鸿渐于磐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求生腹黑狂妃太凶猛万道剑尊我要做秦二世玄浑道章重生之实业大亨妖魔;我的武魂是加特林地产之王武神血脉陆小凤同人之剑神追着剑修跑在第四天灾中幸存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第一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