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第一神算 >> 第50章

毛子轩被她问得一愣,随即没好气地说:“我夜里能发生什么事?我不是住在家里就是住在学校里,能发生什么?”

毛子轩笃定地说完这些话,心里却忽然想起一件事。

最近,他总是做恶梦,已经做了十几天了,每次在梦中,他都感觉到自己一直在行走,迷雾弥漫,他看不清前方,可奇怪的是身体却能辨别出任何一个方位,偶尔路过水坑就算不看地面他也能准确地跨过去,就好像体内有一个能看清一切的灵魂一样,这灵魂操控着自己的身体,使得自己在梦中到处走。

有几次梦里,他走到了郊区的墓园内,而后看着那一排排墓碑上挂着的照片,挨个研究着,等看到最后的时候,他觉得没意思,便又躺在那墓园后面的一块没碑的矮坟上,闭眼睡觉。奇怪的是,他每天都梦到自己去墓园,梦中的情节也都差不多,他原本还觉得奇怪,想说这梦怎么一连几天一个样,也不换一个。

直到前天晚上回到家,他梦的内容终于换了,可是却换了个更让他害怕的。他居然梦到自己去了父亲的单位,也就是本市一家殡仪馆内,他去了里面,挨个位置一个个看过去,似乎对那里面躺着的很好奇,直到最后,他看到有个空位,便自己躺了进去,还很开心地一觉睡到天微微亮,直到外面公鸡打鸣,他才推开那空位的门,爬了出来。

这个去殡仪馆的梦连续做了两天,毛子轩每次从怪梦中醒来,都觉得身体上下到处酸涩,有时候,还觉得胳膊或者腿疼,昨晚他梦见自己从殡仪馆回来的时候摔了一跤,今天醒来一看,小腿上果然有那种像是被树枝划伤的痕迹。

想必是晚上踢被子,腿碰到床边上划到的吧?毛子轩这样想着。

可如今,被般若这样一问,他想到这些怪梦,忽然觉得很是害怕,这些怪梦该不会是有原因的吧?难不成真是有什么脏东西缠着自己,导致自己一直胡思乱想?

毛子轩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然而他不愿意对般若低头,当下说:“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般若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哪里看不出来他是真的遇到问题了,只怕这问题还不小,她从毛子轩的面相上看来,这恶鬼应该缠了毛子轩有一段时间了,毛子轩被鬼缠身,只是自己却不知道,那么,这恶鬼到底是什么时候作恶的?之前她虽然在班级里,但对同学们都没太关注,也没注意到毛子轩的不对劲,想来,白天毛子轩人在学校,如果有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室友和同学都会发现,然而他表现得毫无异常,可见这恶鬼只在晚上缠上他。

这也是说得通的,因为学校这种地方阳气重,只有到了夜里,才会阴风阵阵,让鬼怪喜欢。

般若掐指一算,结合毛子轩的面相看,推测出毛子轩近期与墓地多有关联。

般若思忖片刻,看着他说:“毛子轩,你可以验证我的话是真是假。”

周围的同学们都看着他们,毛子轩觉得有些没面子,却还是硬着头皮问:“怎么验证?”

“很简单,你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在身上装一个自动开启的小型摄像机,到了晚上这摄像机自动摄像,等你白天醒了一看,不就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般若的说法让毛子轩生出一股寒意来,这种寒意从他的脚底板顺着他的小腿一直往上爬。

“我没有摄像机……”毛子轩开口。

“我有!”忽然,毛子轩同寝室的程家阳开口。

“你有?你哪来的小型摄像机?”霍小北纳闷地问。

程家阳不好意思地开口:“最近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听见寝室的门一关一开的,可是大半夜的,大家都在睡觉,有谁会去开寝室的门呢?再说,这寝室的门晚上都是从里面反锁的,从外面怎么可能打开?我很害怕,觉得宿舍闹鬼了,跟其他人说人家又不信,为了看看夜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便从家里带了个摄像机过来,打算装在宿舍门口,拍拍看晚上到底是什么人来来回回开门。”

他寝室的室友面面相觑,之前听程家阳说了这事,本以为他是恐怖片看多了,心里害怕才这样的,谁知道却是真的。

几人一时有些害怕,却还是故作镇定地问:“般若,你父亲是做这行的,你应该知道点相关的知识吧?这晚上……不会真的有鬼吧?”

班里的同学都不知道般若本身就是算命大师,虽然校长和老师都找过她,可大家只以为是因为学习上的事情,可所有人都听毛子轩说过,说般若的父亲是个算命的,想必耳濡目染,应该也能了解点皮毛。

般若没有做声,她无意在班上引起恐慌。

薄荷曾经亲眼见过小鬼缠上薄晋安的身,当下出来打圆场说:“你们别想太多了,这鬼再可怕能有人可怕吗?现实中每天都是杀人案,这还不够恐怖吗?”

被她这么一说,大家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便都了然了。

“说的也是,要是真有鬼也不会比那些恶人可怕。”

“不过毛子轩既然答应晚上绑着摄像机就不能食言!”室友们说道。

毛子轩见同学们都这样说,饶是心里有些犹豫,也不能拒绝了,便哼道:“装就装!谁怕谁啊!要是明天拍不到东西,般若你可别怪我让你难堪!”

听了这话,般若没有做声,要是毛子轩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天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心思说这种话。

上课铃声打响了,同学们都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晚上回了寝室后,室友关晓玲围过来问:

“般若,你今天说毛子轩晚上会遇到什么事情,难不成他宿舍真的闹鬼?”

“是啊,我听程家阳说那门的事情,我都被吓坏了。你说宿舍门晚上一关一开的,难不成……”苏想想缩着身体,一脸惊恐,想到自己的宿舍门晚上也是经常晃动,她有些担心。

“我们这宿舍晚上不会也闹鬼吧?”顾兮兮也凑进来。

“不会的,就算真的闹鬼也不怕!你们忘了,我们有般若在呢!”薄荷坚定地说。

听了这话,众人确实心里舒坦许多,今天毛子轩不知道般若是神算,反而一直挑事说她是骗子,大家其实都想上去维护般若的,可又怕般若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神算,便都选择保持沉默。

想到有这样一位神学大师室友,大家脸上轻松许多,关晓玲和苏想想拿着脸盆和洗漱用品去澡堂洗澡了,见寝室里没外人,薄荷才担心地问:“般若,那毛子轩不会是……”

般若没瞒她,她点头说:“想必是被恶鬼缠上了!只怕毛子轩这事很棘手,会比薄叔叔那次更难对付,我猜测这恶鬼是打定主意吸收完他身上所有的阳气,让他自生自灭。”

“什么?还有这种事?”薄荷皱着眉头,如临大敌一般。“那鬼能除去吗?男生宿舍和我们隔得不远,如果鬼除不去的话,那我们也危险了!”

“放心!有我在。”

般若保证道。她看向窗外男生宿舍的方向,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毛子轩脸上的死气比她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这种死气包裹着他,使得他的全身上下的皮肤隐隐发灰,就像水泥的颜色一般,当然这种颜色不是普通人能看出来的,只有她这样有法力的人才能看见。

这一晚,程家阳把自己的小型摄像机安在了毛子轩的身上,毛子轩见那摄像机不大,固定在头顶也不是很累,因此就任程家阳帮自己弄好,整个宿舍的人洗漱结束,熄灯号响了起来,男生宿舍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毛子轩刚从家里来,忙来忙去的,也觉得很累,他打了个哈欠,盖上薄被便睡着了。

夜半时分,一团黑气从窗口钻了进来,它本来只是一团无形的松散气,来到毛子轩的床边却慢慢开始幻化成人性,只见它对着毛子轩得意地笑了片刻,而后一股脑钻入毛子轩的身体。

毛子轩有片刻想要挣扎,却又瞬间被恶鬼压制。片刻后,毛子轩忽然睁开眼睛,他眼神混沌,跟白日清醒时很不一样。毛子轩陡然坐起身,他动作很轻地走下床,打开门,径直来到宿舍后面的大门,这大门的门锁锁的并不紧,毛子轩很轻松地从里面钻过去,又沿着小路熟门熟路地出了学校,而后,毛子轩沿着一条马路,一直往东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毛子轩终于来到城东的墓园,这里处于一座矮山的山脚,周围密布着各种树木,这些树木长得极其高大茂盛,把墓园围在了中间,一阵风吹过,阴恻恻的,使人不寒而栗,毛子轩只穿着睡衣,却根本不觉得冷,他在墓园里走了几圈,似乎觉得没意思,便蹲在一个墓碑旁,用手抠着那碑上的文字,一遍又一遍。

半晌,他似乎觉得手疼,便走到往常睡觉的那个坟旁。

这是个新坟,没有立碑,连土都还是松的,似乎还没人住,毛子轩躺在那土上,这才觉得安心,而后他又坐起来,用身体量了量,只见这坟不大不小,似乎刚够他睡。

睡了一觉,天已蒙蒙亮,边上守陵人养的公鸡打鸣了,清晨的冷风刮过,这墓园内的阴气更重了,重的让人远远看着都觉得害怕。

毛子轩无知无觉地站起身,他拍拍身上的泥土,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等来到宿舍的时候,他躺到床上,继续睡觉,一个短觉过来,起床铃响起来了,室友们都转醒,一个个躲在被窝里哀嚎着骂:

“这没人性的学校,才六点多就要起床跑步,还让不让人活了!”

“快起来吧,明年这会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是啊!我看窗外都有普通班的人起来背书了!咱们可不能落后!”

室友们相互鼓励一番,都下床开始洗漱。

毛子轩打了个哈欠说:“这觉睡得我越睡越累!”

室友路过毛子轩下铺的时候,看了眼地上,疑惑道:“毛子轩,你这鞋子上怎么这么多烂泥?”

程家阳也围过来,“是啊,毛子轩,我们这学校都是水泥地,你夜里去哪了?该不会是梦游了吧?”程家阳说笑道。

这话说的毛子轩一愣,他看了眼那鞋子,又看到自己发红的手指,当下面色一白,他心里隐隐有一种设想,可那想法只要一冒出苗头就被他给掐灭了,他不敢想,怕自己承受不了那事实的真相。

毛子轩哆嗦着把头上的摄像机取了下来。

室友见他脸色不对劲,便都围过来,说:“毛子轩,把摄像机打开看看,该不会你真的有梦游的习惯吧?”

毛子轩不敢打开摄像机,程家阳一把抢过那机子,按到播放键,看了一眼。

夜里摄像机拍摄下来的画面让人本能地感到惧怕,几个室友大气都不敢出,围在一起看着,程家阳把画面快进,当看到毛子轩下了床,出了校园走到墓园的时候,程家阳“啊”地大叫一声,把摄像机给扔了。

“这是什么啊!毛子轩你昨晚干嘛去了?你怎么去墓地?”

“墓地?”毛子轩脸都白了,见室友都满脸惊悚地看向自己,他急得都要哭了。“我不知道啊,我昨晚一直在睡觉,我什么都不懂。”

那摄像机上的画面放到毛子轩躺在那新坟上,室友们看了以后吓得关了摄像机。

“毛子轩,你是不是有梦游的习惯,但自己却不知道?”程家阳说出自己的猜想。

毛子轩摇摇头,想到这些天做的噩梦,他越想越觉得害怕。“我不知道啊,我从小都一个人住,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梦游的习惯。”

“是啊,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平时一个人住,谁能知道自己是不是梦游?”程家阳说。

毛子轩想想却觉得没那么简单,如果真是梦游不可能从小到大没一个人察觉,而且他是最近才开始的,这事明显不对劲,想到这里,他匆匆穿上衣服,跑去了女生宿舍。

般若正下楼跑操,见了他,没有觉得一丝意外。

“般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毛子轩急得不行。

“早就知道?”

毛子轩把摄像机递给她。“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那你还问我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般若瞥了眼他的脸色,如实说:“我只是算出你近日有灾祸,并且不出意外的话,你恐怕活不过国庆节了!”

“什么!”毛子轩被吓瘫了,还好宿舍的人扶住他,他才没倒下。“活不过国庆节?”怎么可能呢,国庆节马上就要到了,般若的意思是,他没有几天可活了吗?

“为什么?我不是梦游吗?”毛子轩急切地追问。

般若打开摄像,反复看了几次。

“梦游?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从最近才开始有这种症状的吧?况且梦游来墓园,你以为有这么巧的事情?”般若反问。

“你的意思是说,我见鬼了?”

般若没有否认,她沉声道:“确实有恶鬼纠缠你!需要尽快除去,否则你命不久矣!”

室友们听了都吓一跳,他们原以为这毛子轩只是梦游,问题应该不大,谁料到居然是被恶鬼缠身了?

“般若,你别吓他了,你父亲就是算命的,你应该多少了解点,毛子轩虽然跟你有过矛盾,但毕竟是我们的同学,你要帮帮他!”程家阳担心地说道。

般若也不想自己生活的班级学校发生不好的事情,况且都是同学,就算关系不好,她也不至于会见死不救。

她思索片刻,目光坚定地说:“我们得先去一趟墓园!”

几人请了假,便一起打车去了墓园,因为怕般若一个人不好对付,毛子轩的室友、霍小北、顾兮兮、薄荷,全都跟来了。

般若根据那摄像机上拍摄的画面,找到毛子轩躺着的那座新坟。

“是这座吗?”霍小北问。

毛子轩只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怕的想哭,要知道他来到这里,居然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这里的每一条路他都走过很多次。

“是的!”毛子轩坚定地说。

“你怎么确定的?”

“当然是一种感觉了。”毛子轩都要哭了。

众人见了他的样子,相视一眼,也没继续追问。

般若看向那坟头的泥土,觉得这坟是新的,再说这坟还没立碑,应该是还没人下葬。

“子轩?为什么你梦游的时候要躺在这里了?那样子,就好像……”程家阳不知该说不该说:“就好像在量一量这坟够不够你睡得一样!”

听了这话,毛子轩的脸已经白得不能再白了。“你别胡说!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想法,这坟又不是给我买的!”

“这不一定!”般若忽然开口。

“什么?你什么意思啊般若,不要因为我平时说了你几句,你就这样吓我!”毛子轩带着哭腔说。

“先不说别的,你近日有没有梦见别的什么事?”般若问。

听了这话,毛子轩连忙把自己梦到躺在殡仪馆的事情告诉给般若,他越说越害怕,说到最后竟捂着脸大哭起来。“般若,我不会真的要死了吧?为什么我梦里居然会躺在那里?”

听了这话,在场的同学们虽然害怕,却都不敢表露出来,生怕刺激到他。

霍小北当即问:“要不要去殡仪馆看一下?”

般若点点头,“当然要去!得去看看,那鬼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要让毛子轩来墓园和殡仪馆!”

听了这话,一群同学正准备往回走,这时,一帮人抬着一块墓碑走进园里,墓园的路很窄,那工人抬着碑的时候,与毛子轩擦肩而过,这时,毛子轩身子倾了一下,不知怎的,就碰到了那墓碑。

这帮人手一抖,就让那墓碑跌落在地,毛子轩下意识回头一看,却见那墓碑上,写着——

毛子轩,生于X年X月X日,死于X年X月X日。

毛子轩吓得不停往后退,他指着那墓碑,瞠大眼睛,满面是泪,吓得说不出话来。

“那那那……上面……是我?”

同学们闻言,全都看向墓碑,只见那墓碑确实是毛子轩的名字,出生年月也对的上,大家都被吓到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般若看了眼那死亡日期,说:“死亡日期是七天后!也就是说,那恶鬼,不,或者是说操控那恶鬼的人,已经决定七日后让你死亡!”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毛子轩哭着问。“我又没得罪谁,为什么要害我?”

“别哭了!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就带我去殡仪馆,等到了那里,我看过再说!”般若沉声吩咐。

“好好!”

一群人又打车去了殡仪馆,等到了那里,毛子轩的父亲毛江走过来,吃惊地问:“子轩,你怎么来了?”

看见父亲,毛子轩冲上去抱着他哭,他断断续续把所有事情都讲了出来,毛江越听越惊,他在这里工作时间久了,也多少见到过一些怪事,当听说般若是个内行的,毛江看了般若一眼,只见眼前的是一个跟毛子轩一样大的小女孩,他顾不上质疑般若的能力,赶紧带她进去“参观”。

毛子轩闭上眼睛,凭借着“梦里”的记忆,顺着那门,进了殡仪馆里面,往里走,他闻到空气里有一股怪味,当走到最后,看到自己记忆中的位置真的存在时,毛子轩顿时大哭起来。

“就是这里!我就是来过这里!当时我还躺进去睡着了!爸!我害怕!我害怕!”他抱着父亲,身体不停发抖。

毛江一脸担忧,他安抚儿子:“你放心,我听说真正有道行的大师都能化解灾难,爸一定会救你的!”

听了这话,毛子轩心情稍微平复一些了。

般若来到那位置边上,发现毛子轩说的是那种可以拉伸的位置,而那位置的大小,似乎正适合他。

她眉头不由紧皱,活了两辈子,她都是著名的玄学大师,见了不少恶鬼,跟不少法师打过交道,却第一次遇到这样奇怪的!这恶鬼缠着人,竟给人准备好了坟地,甚至连殡仪馆的位置都定下了,这是什么道理?

般若陷入了沉思。

这当下,安静的殡仪馆内,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喜欢第一神算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第一神算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 - 第一神算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天师问鼎[娱乐圈]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婚后成大佬的掌心宠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她的信息素善恶有报丁薇记事星际女元帅穿成娱乐圈小可怜天才宝宝:这个总裁我要了锦鲤她不想爆红撩表心意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低等动物大佬我真的只想报恩渣男不渣[快穿]在下才不要穿小洋裙重生之必然幸福她娇软撩人[娱乐圈]眼泪鬼神玄学大师的敛财人生[重生]鱼塘主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网黑后我不是人了灵气复苏后我成了霸总最贵重的藏品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嚣张
完本推荐: 网游之龙骑天下全文阅读宅宫日常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滴血的军刀全文阅读boss追击令:老婆乖乖来受宠全文阅读朱雀记全文阅读伏天氏全文阅读灿烂星光恰如你全文阅读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全文阅读难以放手全文阅读开局楚霸王全文阅读八宝妆全文阅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全文阅读竹马镶青梅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全文阅读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圣武神尊网王:最强老师洪荒历末日乐园三国之最强帝王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诸天最苟龙套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完美人生洋港社区重生之战神吕布房产大亨从1983开始最初进化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以契为证红楼之群英荟萃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银龙的黑科技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白骨大圣黎明之剑不死武皇神话版三国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全职艺术家诸天兼职成神影后的嘴开过光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第一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