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第一神算 >> 第39章

霍遇白和般若相视一眼,两人眉头齐皱,心道不妙。

霍遇白不见慌乱,反而立即对手下吩咐:“查学校监控!”

吕校长听说了这情况,连忙赶过来。他最近一直胆战心惊,就怕学生失踪,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好死不死,又是霍家的孩子。

“霍先生,你放心,既然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把霍小北同学找出来。”

霍遇白没有说话,他调出学校监控,还好监控上看得很清楚,霍小北是自己走出学校的,可是他出校门时样子有些奇怪,他似乎很没有精神,出了校门就把书包和身份证件给扔了,看起来就像个提线木偶,被人控制了一般。

若是普通人见到这视频,只怕会以为这只是个青春期想不开要离家出走的孩子。

但事实并非如此。

吕校长见状,面色一正,他问般若:“般若同学,这霍小北同学不会就是那第三个人吧?”

般若算过霍小北的生辰八字,知道他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正是至阴的魂魄,如果不能及时把他找回来,只怕最终的结局和之前死的男生一样。

“是。”般若看向漆黑的夜空,掐指一算:“明日午夜,就是那法师集齐极阴魂魄的最好时辰,如果我们想找霍小北,必须在这之前找到,否则……”

霍遇白闻言,眼神一厉,他皱眉看向监控画面,第一时间制定了方案。

他对手下吩咐:“排查本市乃至全国知名的神算、天师,再具体查清他们的行踪,排除掉不可能作案的人,把剩下的名单给我。”

“是。”

“查看附近路口的监控,查清霍小北的行踪。”

“是。”

“吩咐下去,霍家所有人等我的命令行动,联系警局那边,要他们随时配合我们!并对出市的车辆进行排查!其他人开车沿着路去周围找。”

一个小时后,查看监控的人来报,说是霍小北自己沿着学校门口的路往东走,起先监控里还有他的行踪,可不知怎的,他忽然拐入了路边的小树林,紧接着就不见了身影。

霍遇白敢肯定,霍小北一定被人控制了意志,虽然霍小北这人看似中二叛逆不服管教,可他是不屑于做离家出走这种事情,他骨子里有世家子弟的骄傲,他不可能让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看轻自己。

这一晚,霍家几乎掘地三尺,把整个城市都翻了个遍,却都没找到霍小北的下落。

这个市不算小,不说它人口众多、面积大。即便是一个小镇,想要在里面找一个人,也并非容易的事情,如今很多登记措施都不严格,就说宾馆这种地方,有的宾馆没有身份证依旧可以入住。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

霍遇白一夜没睡,他站在落地窗前,一直等着夜幕消去,朝阳爬上天际。

霍小北是他亲侄子,撇开别的不说,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些年大哥一直在外做无国界医生,把这孩子扔给自己来管,他要是管出个万一来……

大哥的日子过得够苦了,小北是大哥唯一的牵挂,他不能断了大哥的念想。

这时,赵明远也来了,他匆匆走到霍遇白身后,担心地问:“遇白,你一夜未睡?”

“还没有消息?”霍遇白反问。

赵明远摇摇头,“查不到一点线索,对了,大师也来了,正坐在车里等着。”

他们找不到霍小北,在般若的建议下,决定带人去周围的山上看看。

霍遇白坐上车,般若看着他眼底的乌青,心道他应该一夜没睡。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般若安慰道。

霍遇白没有说话,他神色凝重,看向窗外不知在想什么。“般若姑娘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时候?”他忽然开口。

般若沉默片刻,她其实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时候,前世的她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被告知家人接连死亡,那时候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承受,她没有过这种心理煎熬的过程。

“没有遇到,但可以想象,放心!我会尽全力帮你的!”般若眼神坚定地说。

她的话似乎带着某种魔力,让霍遇白心里的焦灼少了些。是的,他遇事一向镇定,但不代表他看着自己在乎的人遇到危险会无动于衷。哪怕小北受到一丝伤害,他都绝饶不了那个法师!

无人说话,车子里一时很安静。

他们下了高速路,车外是连绵起伏的山峦,赵明远开着车驶进山里,他们开了一天车,把所有地方都绕遍了,却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

也是奇怪!这么密集地搜查,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人仿佛从城市中消失了一样。

不知不觉,天边染了绯红,太阳滑落,眼看一天就要过去,大家的脸色愈发沉重。

霍遇白面如寒冰,赵明远瞥了他一眼,生怕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二爷,你别急,离半夜还早,我们还有时间。”

般若算出,这一夜本市极阴之地除了学校外,就只有这座山。

般若猜想,本来那法师是打算把地点选在学校的,奈何之前的事情闹得太大,学校开学后人也多,不容易进去,因此退而求其次,只有这深山夜晚的阴气重,他应该会把地点选在这里。

霍小北原本不是本校的学生,那法师应该也是无意中选中了他,既然如此,没有万全的准备,当然是隐蔽的深山更适合提取魂魄。

般若掐指一算,算出这山的艮位是最适合的。

因此,他们一齐集中到这附近。

虽是傍晚,但路上的车并不少。

忽然,般若感觉到后脊一冷,一股强大的煞气席卷而来。

她抬头看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大皮卡正运着一个黑色鎏金边的棺材。

深更半夜,为什么要运棺材?她和霍遇白相视一眼,两人眉头紧皱。

“拦下!”霍遇白命令道。

很快,皮卡就被拦了下来,霍遇白走上前,看着那棺材,沉声道:“把棺材打开!”

这棺材被用锁锁在了卡车铁皮上,那锁粗大无比,只有用钥匙才能打开。

手下见状,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麻烦你,请问你这棺材里装的是何人!”

驾驶室没有任何声音,霍遇白见状,又使了个眼色,那手下继续敲了敲窗户,“请问,这棺材里装的是何人!”

不料,他话音刚落,驾驶室却忽然打开了。

手下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哇地一声大叫出来。“这这……有鬼啊!”

霍遇白立刻走上前,只见漆黑的夜空下,那驾驶室里没有丝毫光亮,也没有一个人……

可方才那车子明明是有人开过来的!怪了!没有人,怎么驾驶?难不成……有鬼?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赵明远缩着头,哆嗦道:“妈呀!这也太吓人了!会不会有鬼啊?”

般若眉头紧皱,没人开车?这不可能!就算是极其高强的法力也无法操纵一辆卡车,鬼没有实体,更不可能做怪!只是,看不到的人的话,难不成那法师用法力来操控某个东西来驾驶?

这么说……般若忽然睁大眼睛,似是想到什么,她陡然拉开霍遇白,大叫道:“小心!”

只见这瞬间,从驾驶室里飘出一个纸人,那纸人似乎是有攻击性,见到霍遇白,第一时间就拿着纸刀朝霍遇白砍来。

还好般若及时把他拉开,然而虽躲开这一击,霍遇白却发现头上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而后眉头紧皱。

是头发!他的头发掉了一撮!只被那纸刀砍了一下,还没近身,就是刀锋的寒气靠了一下,就砍落了头发,他无法想象,如果真的被这纸人砍中,那会有怎样的后果!

众人大吃一惊,这七寸高的纸人,竟比活人还厉害?

躲避间,那纸人一脚踢在了卡车上,竟把卡车生生踢出一个凹槽。

般若看着那纸人的高度,心里一凛,很久没看到这等法术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用这法术来图谋不轨!

没错,这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剪纸成兵术!这种法术能造出士兵,不食不饮,刀枪勿伤,进退冲杀都可任意操作,历史上曹公曾以此术,打破敌军数万。后来这种法术被一些人恶意操控,他们利用纸人力大无穷,服从管教的特点,让纸人为自己卖力。

而般若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这纸人正巧七寸高,要知道,修炼剪纸成兵术者,必须备七色纸若干,青石一块,夜半子时,将七色纸按顺序叠在一起,粘起来,剪成纸人,高七寸,共剪纸人四十九个,每剪一个就念咒一遍,而后将纸人压于青石下,以朱砂书镇鬼灵符一道,巾于石上,每次修炼,都要对着纸人念咒,反复四十九次,至四十九日,纸人就有了灵魂,用时吹一口气,即成士兵,可随意驱使。

这种纸人的威力不可小觑,般若面色一正,她掏出八卦镜,以八卦镜对准纸人,这八卦镜自从被她收服,又以灵力浇灌后,便有了正气,此时,这纸人被八卦阵一照,顿时像是被困在其中,动作力气都无法施展。

般若见状,掏出准备好的朱砂书写的镇鬼灵符,她以桃木剑挑起灵符,而后闭眼低头念动咒语:

“虚虚灵灵,太上玉清,遵我律令,速速将纸兵收回!”

这一瞬间,那纸兵像是被人掏空了身体,顿时开始歪歪斜斜,站不稳。而后,当朱砂的红光照向它们,纸兵开始摇头晃脑,摇摇欲坠。最终,当般若把念好咒后的灵符刺向纸人,那纸人竟像是被绳子捆住一样,身体顿时扭曲成麻花状,已然无法施展身体,似乎就快死了。就在此时,那灵符在般若灵力的控制下,陡然着火,如此一来,被困住的纸兵顿时被烧成灰烬。

有了这一个,剩下的还难对付吗?般若用一样的方法对付剩下的纸兵,没多久,所有的纸兵都被灵符镇压住,不多久,全都烧成灰了。

这一瞬间,山顶的草房内,一个身着白色长服的法师“噗”地一声,吐了口鲜血!

他不敢相信地看向窗外,面色扭曲地连连摇头:“不!不可能还有比我法力高强的人!到底是谁坏了我的好事!是谁!”

他不甘心地嘶吼!

般若周围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他们虽然经常在小说电视剧中看到这种玄学的事情,也曾幻想自己有极高的法力,可大家毕竟从小受唯物主义思想的熏陶,哪里想到,还会在日常生活中见到这种诡异之事?而且,般若年纪轻轻,居然有这等法力,这也太让人赞叹了!

所有人瞬间变成了般若的迷弟!

这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味道,那味道有点像香油,却比香油的味道更浓,香浓得有些诡异。

霍遇白走上来,上下打量般若,问:“没事吧?”

般若摇摇头,定睛看向那鎏金棺材,冷声说:“快把棺材打开!”

要知道每个纸人需要七七四十九日的修炼才能成功,得来极其不易,这法师派出十几个纸人来运输的东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霍遇白的手下把棺材给打开,只见那棺材内,一个黑衣黄发的少年正躺在里面,他的衣袖和裤脚都被人钉在棺材内,见有亮光进来,他睁开眼睛,迷糊地看向众人。

“二叔?”

躺在棺材里的正是霍小北!

“小北!”霍遇白心头一块大石头落下,他上前把霍小北拉起来,霍小北一日没进米水,已经有些虚脱,在众人的搀扶下,他才坐上了车。

赵明远看着那棺材,后背一直发冷,想到现在社会居然还有这样的法师存在,他忽然有些质疑自己的世界观。

“难怪把整个市都翻过来了也找不到人,被人装在棺材里,而且运输的还是纸人,这谁能想得到!”

霍小北受了惊吓,情绪有些不稳定,霍遇白把医生请来家里,为他整治。

医生检查过后,说:“没大问题,只是有些虚脱,我给他开点葡萄糖,之后按照我说的进食就可以了。”

“谢谢。”霍遇白请人送他回去。

赵明远这才拍着胸口说:“哎呦!真是吓死我了!幸好今天没事,不然,小北的命可就悬了!”

霍遇白闻言,眼神沉沉,其实最揪心的人是他,如果小北出事,他真的不知如何跟大哥和爷爷交代!更不知如何跟自己交代!

他看向般若,许是累了,她合着眼躺在沙发上,此时的她依旧和他第一次见到时一样,扎着简单的头发,清汤挂面,不施粉黛,连衣服,都穿得毫不起眼。

随着接触机会变多,他每一次都觉得从前是低瞧她了,她小小年纪,法力、算命的能力都这样厉害,到底是怎么学来的?

霍遇白拿过一条毯子,给般若盖上。

毯子上身的瞬间,般若戒备地睁开眼睛,见是他,般若眉头一蹙,意识到自己在人家的沙发上睡着了,她说:“抱歉,睡着了。”

“晚饭准备好了。”霍遇白说。

般若没有拒绝,他们三人一起用了晚饭,饭后,他们一起去看霍小北,只见此时的霍小北精神好了些,见他们进来,还睁眼打招呼:“般若,你回学校吧,二叔,你们都走吧!我想休息一会!”

霍遇白没有拒绝,他回头说:“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般若和赵明远相视一眼,齐齐点头。

不多久,别墅再次回复平静,此时已近午夜,在月光的照射下,别墅像是披上一层柔纱。

霍遇白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沉沉地闭上眼睛。

此时,另一个房间内,本来沉睡的霍小北,却忽然睁大眼睛。

他陡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而后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动作很轻地走下床,无声无息,似是鬼魅。

黑暗的房间内,他却像是能看见一般,霍小北推开门,来到花房,这花房装修得十分质朴,多以原木装饰,这些原木在空中纵横交错,形成一个吊顶,看起来很简单古朴。

霍小北不知从哪哪来一根红绳,这红绳有五米长,两头坠着貔貅,他看着手里拿红绳,忽然露出诡异的微笑。

他表情愉悦地站在一个凳子上,先是把红绳绕在房梁上,拿起那红绳的两端就开始往自己身上绕,绕了身子后开始绕脚,而后打了个非常工整的结,竟又把自己的手绕了进去,一切弄好后,他把仅剩的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样一来,一切就准备好了。

霍小北忽然踢开凳子,这一瞬间,他人开始下坠,那绳子打得结越拉越紧,最后把他的脖子、手、脚全都套得紧紧的。

这一刻,被这绳子一勒,霍小北似是有些清醒了,人的求生本能让他下意识想去扯开脖子上的绳子,然而手脚被绑住,他如何能自救?

这绳子越勒越紧,紧到嵌进了肉里,霍小北已然窒息,他绝望地看向房梁,这一刻,心里竟在想——二叔到底为什么非得在家里装一个这样的屋顶!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正当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忽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灯打开,一群人闯了进来。

只见霍遇白身后跟着赵明远、般若等人。原来他们并未离开。

般若见状,知道霍小北被人操控了心神,当下大叫:“把他放下来!”

霍遇白的近身保镖赶紧把霍小北托起来,而后砍断绳子,霍小北这才得以喘气。

“咳咳咳……”他捂住自己的脖子,艰难地咳嗽着。

“让开!”般若喝道。

她来到霍小北身边,掏出画好的符,往霍小北身上一贴,只见霍小北的身体突然开始发抖,那抖动的速度非常快,让人看着可怖。

不好!霍小北的身体虽抖,却还是被人控制着,这人法力极高,竟让恶鬼进入霍小北身体,他通过控制恶鬼来控制人,把人控制得毫无心智。

般若见状,连忙又掏出一道符,以桃木剑挑着,刺向他,霍小北抖得更厉害了,他的身体依旧被红绳捆着,就这样抖了一会,他竟开始口吐白沫。

般若心知不妙,再这样下去,只怕霍小北的心神会被恶鬼完全吞噬,那法师以至阴的魂魄修炼邪术,不正是为了可以控制人的心神,修炼更多秘术吗?

般若连忙掏出八卦镜和铜铃,她把八卦镜放在霍小北正前方,以八卦镜照向他,诡异的是,被这八卦镜一照,霍小北的体内竟像是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发出“啊”的惨叫。

霍小北使劲挣扎着,似乎要逃脱那红绳的钳制,般若哪能如他的愿?般若用灵力控制着八卦镜,先削减霍小北体内那恶鬼的煞气,再不停以灵符刺向霍小北镇压之。

一道、两道、三道……足足刺了十道符,那霍小北才陡然翻了个白眼,并大叫一声,而后他口吐一口黑血,倒在了地上。

这时,般若深知,他体内的恶鬼煞气到了最低的时候,因此,她拿起那铜铃,对着恶鬼使劲晃动,在她灵力的帮助下,这铜铃法力大增,没多时,恶鬼发出抵死不从的惨叫,却最终还是被击散了魂魄,魂飞魄散了!

山顶的茅草房内,本以为势在必得的法师忽然连吐数口鲜血!他捂着胸口,难以置信地看向窗外。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人先是破了自己的剪纸成兵术,又破了自己的秘术,连那恶鬼都被她击散,如今,眼看那至阴的魂魄就剩下这一个,就剩这一个他就成功了!一旦成功,他就天下无敌,没有任何人能跟他匹敌!可在这关键时候,竟被这个人活生生给打断了!

到底是谁坏了他的好事?法师气急败坏地抹掉桌上所有的罐子,恶狠狠地咬牙:“不管你是谁!我都会找到你!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十方别墅。

两个小时后,霍小北真正地醒来了,这一次,他的精神状态明显很好,一醒来就觉得很饿,连吃了两碗粥。

他对自己遇难一事有一丝记忆,却不是很清楚,在听赵明远讲了经过后,他连连摇头。

“你肯定是骗我,我怎么可能睡在棺材里!怎么可能跑去上吊?”

然而,在看清自己一身的勒痕后,他惊悚地看向众人,意图从谁的脸上看出开玩笑的意思。

“不是吧?你们都在说笑吧?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然而,所有人都一脸凝重,霍小北的心跌到谷底。

“所以,我真的躺在棺材内,真的要上吊自杀,真的被恶鬼附身?”霍小北越说脸色越青。“麻烦你们谁来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的!”

然而,没人能让他如愿。

般若忽然敲门进来,她以灵符化水,端进来,递给他:“喝了它!”

“这是什么东西?恶心死了!什么味道啊!”霍小北一脸嫌弃地捂着鼻子,“你快端走,我不喝!”

霍遇白坐在沙发上,面色如常,动都没动,仿佛笃定,般若一定会制服他。

果然,只听般若冷眯着眼,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这碗符水,说:

“如果你再想今夜被恶鬼上身,或者哪天被纸人钉在棺材里,抑或想要以诡异的方式自杀身亡的话,你可以不喝!”

霍小北:“……”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跟般若对话,如此艰难。

霍小北捏着鼻子,像是小时候喝药一样,把这碗符水灌进了肚子。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般若,想到自己曾经对她没好脸色,可她却救了自己的命,一时觉得人生好玄幻,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真是神算!并且还是那种货真价实的!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霍小北喝完这符水,竟觉得浑身上下一阵轻松,仿佛卸了重担一般。

他有些尴尬的摸摸头,咳了咳说:“那个,多谢你救了我。”

般若皱眉,语气依旧淡淡的,“只是凑巧。”

“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已经死了。”霍小北这话开始有了几分真心。

见般若不说话,他继续说:“那个,你救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电视剧上不都这么演的吗?被救的人问对方有什么要求,对方说一句——只要你日后多做善事!

霍小北正等着她大公无私地拒绝报答呢,谁知般若却不走寻常路,冷眼瞅着他说:“要求?还真有一个。”

“什么?”霍小北在她的眼神下,觉得后背一凉,不知为何,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只听般若轻启红唇,冷哼一声,非常郑重地提出一个要求:“那个,麻烦你剪个正常点的头发!”

霍小北石化了。

般若没理会他一脸吃瘪的样子。她看了眼手表,糟糕!不知不觉已经这个时辰了。

霍小北出了这事,一时是没法去学校了。

眼看已经凌晨,窗外一片漆黑,霍遇白看向般若,拿起车钥匙,说:

“走,我送你回去!”

喜欢第一神算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第一神算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 - 第一神算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降物我在无限世界当主神彭格列十世的日常在逃生游戏写小说弟弟的奇妙冒险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魔王旧曾谙野心家季先生的小可爱超甜重生年代福妻有空间以他为名的荣耀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胜者是冰帝刑侦笔记和爱豆一起旅行的日子寂寞的鲸鱼穿成年代文里的绿茶知青二分之一不死[无限]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完本推荐: 魔王全文阅读boss追击令:老婆乖乖来受宠全文阅读大佬宠妻不腻全文阅读穿越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我靠美颜稳住天下全文阅读我的黑月光女友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我知道合成列表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带着系统做巨星全文阅读娇不可攀全文阅读火影之强者系统全文阅读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全文阅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全文阅读宅宫日常全文阅读绍宋全文阅读当医生开了外挂全文阅读画春光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史上第一诡修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机狮咆哮炮灰之爱不灭战神我在兽世种田养崽崽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逆天神医妃原来我是修仙大佬三国乱世传奇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陆小凤同人之剑神追着剑修跑毒医娘亲萌宝宝基因大时代穿越八年才出道重生农门小福妻金刚不坏大寨主睡龙之怒霸天武魂盗墓:从终极开始空间农女种田忙凌天剑神神捕大人又打脸了玄幻模拟器荒诞推演游戏白骨大圣来自未来的神探万古神帝长夜余火

第一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第一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第一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第一神算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