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时光里的蜜果 >> 第66章

公事公办地处理完事务, 康正准备离开正阳贸易, 薛宁追到门口:“康律师, 等等。”

康正有些奇怪地看她:“有事儿吗?薛小姐?”

薛宁跑到他面前, 低声问:“你是陆时勉自己找上门的, 还是……丁蜜推荐的?”

康正没想到她问的是这个, 他笑笑:“这个好像跟薛小姐没什么关系吧, 而且我也不清楚。”他说完这话,就转身走了。

薛宁皱眉,盯着那辆车开走, 才返回公司。

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薛振不在。

董事长办公室,薛振看向张起川, 皱眉道:“你不是说没问题吗?这下怎么办?零度那边怎么说?”

张起川烦躁得很, 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眉头皱得更深, 看向薛振:“你急什么?那边说没问题, 他们查不出问题的, 就算告也没办法, 让他们告去吧!”

薛振叹了口气:“要是真查不出来就好了, 查出来你就……”

他没说下去,张起川瞪他一眼, 抓起车钥匙,“我出去一趟, 公司你看着。”

薛振回到办公室, 看见薛宁坐在他椅子上,皱眉道:“怎么了?”

薛宁站起来,“爸,你说陆时勉请康正,是不是因为丁蜜?”

薛振也觉得巧,但现在他的心思不在这儿,公司一堆破事儿,语气有些不耐烦:“你管这个做什么?人家现在是要跟我们打官司,我跟你说,再看见丁蜜你给我躲远一点……”

想到陆时勉,这人虽年轻,但显然更不好惹。

“也别招惹她身边的人,陆时勉怎么样,更不关你的事儿,快去做事,别让我又听见别人在背后又说你闲话。”

薛宁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可心里更堵得慌,闷闷地走出办公室。

……

丁蜜一夜没睡好,第二天精神状态不佳,好在没影响到嗓子。

天气越来越冷,剧组临时搭建的拍摄场地在郊外,冷风萧萧,她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在旁边候场,手里捧着一袋刚热好的中药。

有个姑娘好奇:“丁蜜,你每天喝的这个是什么啊?”

丁蜜笑了一下:“中药,调理痛经的。”

姑娘来了兴趣:“有用吗?我也痛经,你是在哪家医院看的?”

她跟丁蜜一样,都是江州人。

丁蜜把医院地址和医生名字告诉她,“不过我不知道有没有用,我才喝了一个多星期。”她的药只剩一天的量了,后天到时间去复诊,不知道能不能赶回去。

姑娘笑眯眯地凑近她:“我听说痛经是因为没性.生活,有男人就不痛了。”

丁蜜愣住,难道她这几年痛经严重,是因为没……性.生活?

姑娘对她眨眨眼睛。

丁蜜想到陆时勉,脸颊微热,可她跟陆时勉……昨晚想了一晚上,有时候她想开口,陆时勉却不一定想听,他最介意的应该是裴奕。

“丁蜜,开拍了!”

配音导演喊她。

丁蜜连忙把中药喝光,把包装扔进垃圾桶,跑过去。

今天拍摄很顺利,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拍完,后天她就可以回去了。

晚上,丁蜜给陆时勉打电话,陆时勉刚从公司回到家,外面下着雨,刚下车的时候没带伞,淋了点儿雨。

胖橘横在家门口,他没注意,差点儿一脚踩上去。踢了挡路的胖橘一脚,按开开关,低声道:“胖猫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来?”

嗯,还是忍不住问了。

丁蜜不确定能不能回,不想扫他的兴,挑了个好听的说:“我尽快回去。”

陆时勉轻笑一声,把电脑和外套扔在沙发上,解开领带,走进房间,“我记得你的中药到明天就没有了。”

丁蜜没想到他连这个也记得,“嗯……”

陆时勉知道中药调理这东西不好断,解开皮带,走进浴室,靠着浴室门口:“你要是来不及回来,我明天去帮你拿药,后天周末,给你送过去。”

丁蜜忙说:“不用,老中医要把脉的,我要自己去才行,而且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这样?

陆时勉抿了下唇,他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去看她。

“好。”

他抽掉皮带,“先挂了,我洗澡。”

“陆时勉。”

她叫住他,轻轻软软的一声。

陆时勉等她说完,丁蜜沉默了几秒,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回去之后,我有话想跟你说,你能不能给我时间,听我说完,不要打断我……”

陆时勉眼皮微抬,盯着洗浴台上丁蜜的沐浴乳和护肤品,同样默了几秒,“好。”

挂断电话,丁蜜整个松了口气。

这样就好,回去说清楚,把那两年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尽管难以启齿。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他是陆时勉,他还喜欢她,她也喜欢他。

陆时勉会介意吗?丁蜜摇头。

陆时勉不介意,介意的是她。

……

光影科技,大家都在各司其职。

徐骞匆匆走进陆时勉办公室,在他面前坐下,晃了一下椅子:“又有差评说泄露客户资料。”

电视剧《遇见陈先生》马上就要播了,万客CRM广告也将推广,零度这是按耐不住了?

陆时勉抬眼,“我看见了。”

徐骞有些头疼,“什么时候能开庭?”

现在业内都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只有立案调查清楚,发出公告,才能化解客户的疑惑和后顾之忧。

“过几天吧,证据还没找齐。”陆时勉没他那么急,点了支烟,把烟盒扔过去。

徐骞接过烟盒,也抽出一根。

陆时勉低头,戳戳眉心:“晚上,请康正吃个饭,说说案子进展。”

徐骞看他一眼:“有消息了?”

陆时勉笑笑:“秦漾查到点儿东西,晚上再一起谈吧。”

徐骞正要说话,手机响了。

“康律师打来的。”

接通电话,康正那边说:“正阳贸易说有证据证明万客CRM泄露问题,你们现在能不能过去一趟?”

徐骞看向陆时勉,陆时勉弹了弹烟灰,一边关掉电脑,站起身。

徐骞说:“好,我们顺路过去接。”

一个小时后。

他们来到正阳贸易。

张起川和薛振在等候,一群员工也没心思干活,眼睛一直瞟着门口的陆时勉和徐骞,陆时勉脸上没什么表情,看向张起川:“怎么说?”

张起川笑了一下,把人领到一台电脑前,淡声道:“IT软件这种东西我不太懂,但我做生意的,不可能拿客户开玩笑,确实是软件出问题,这台电脑是销售经理用的,你可以自己看看。”

陆时勉瞥了一眼,并没有去认真看数据,轻笑出一声:“上次我们来你们避开不让看,数据这种东西,做个假很简单。”

零度科技既然敢让张起川把数据拿出来给他们看,说明这组假数据已经做得很完善了。

徐骞踢开旁边的椅子,把电脑从电脑包里抽出,打开。

对陆时勉瞥了眼,示意他坐下。

陆时勉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电脑屏幕的光洒在他英俊的脸上,微翘的单眼皮透出几分冷意。

他毫无俱意,掌控所有的姿态,让薛振莫名有些慌。

而站在他身后的薛宁,则一动不动地盯着陆时勉。

陆时勉的电脑链接到正阳贸易的工作电脑,他上次在他们公司网络上装了一组木马。

正要说话——

徐骞看他手机响个不停,只好说:“我来吧。”

陆时勉有些不耐地从裤兜儿摸出手机,瞥见屏幕上“丁蜜”两个字,神色稍缓,起身走出去,越过薛家父女,嗓音低沉磁性:“怎么了?”

薛宁刚才一直注意着陆时勉,从看清他手机屏幕上那两个字时,脸色就变了。

目光随着陆时勉转向身后,听见他低沉柔和的嗓音,张了张唇,丁蜜……又跟陆时勉在一起了吗?绕了这么多年,陆时勉就不介意吗?

薛宁低头盯着自己的鞋面,耳朵却忍不住竖起来想听一听,可她听不太清,当年摔下楼梯脑震荡后,右耳听力就一直不太好了。

丁蜜正在收拾行李,她今晚就可以回去了,高兴之余,又有些紧张。

她坐在行李箱上,试探问:“你晚上要加班吗?”

今晚,她大概九点能到家,希望今晚就能跟他说清楚,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今晚跟律师吃个饭。”陆时勉走到门口,摸出烟盒,想抽支烟,“怎么了?”

丁蜜笑了笑:“没事儿,就是想问问。”

他摸了一圈口袋,也没摸到打火机,只好作罢,轻笑出声:“丁蜜,你要回来了?”

“嗯,明天……”

“实话。”

“今天晚上,大概九点到家,不过你不用管我,我自己打车回去。”丁蜜知道他忙,“你忙完再回家就好。”

陆时勉低头笑,“好,回到家记得喂猫。”

丁蜜答应了,就算不喂胖橘也饿不了,猫粮放哪里它都知道,经常偷吃。以前他们担心胖橘吃得太多,刻意不喂,它也能自己偷吃,根本不必担心饿到那只胖猫。

挂断电话,陆时勉走进去。

那围着的一圈人,看见他,自动让开一条道。

张起川和薛振脸色都变了,因为徐骞说:“你们这则数据是后面加上去的,不是你们所说的11月16日就开始泄露,这怎么解释?”

陆时勉没再坐下,淡淡地看了张起川一眼。

张起川解释不了,因为他确实不懂这些东西,这些操作也不是他弄的,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陆时勉没有耐心,“既然说不清,那就直接报警吧。”

徐骞把电脑关了,站起来。

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张起川和薛振。

陆时勉看了眼助理,助理收到信息,忙出去打电话报警。

没多久,秦漾就带着他的小徒弟过来了,这事儿吧,多少有点假公济私,因为陆时勉一个小时前就跟他打过招呼了。

秦漾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穿上制服,一直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就是想唬唬张起川,希望那家伙儿慌神,能自己承认最好。

“既然你说你不懂IT,也不懂程序代码,那你电脑里这个破坏数据的小程序,是怎么来的?”徐骞说,“虽然很隐蔽,但还是被我们找出来了。”

本以为这下张起川该没话说了,但他们低估了张起川。

张起川怒道:“这我不懂,谁装的我怎么知道?万一是你们的软件自带bug呢?”

陆时勉气笑了。

徐骞也没想到张起川这么厚脸皮,证据已经这么明显了,居然还耍赖?

“既然这么,那就没什么好说的。”陆时勉把电脑包拎起来,拍拍秦漾的肩,走了。

徐骞看向康正。

康正咳了声:“既然这样,那法庭见吧。”

深秋即过,天色黑得早。

几个人走出正阳贸易,外面天色早就暗下来,徐骞有些头疼:“都七点多了,妈的,这张起川也忒能扯皮。”

秦漾还在里面没出来,得等等他。

几个人站在外面没动,徐骞说:“康律师,晚上一起吃个饭,顺便把案子聊一聊。”

康正笑了笑:“行,没问题。”

陆时勉按开车锁走过去,打开车门,找到打火机。

正阳科技早就过了下班时间,老板和总经理沉着脸,什么也没说,他们也不敢走。

张起川看见一个个都盯着,怒道:“看什么看,都下班去!”

一群人连忙收拾东西走人。

真是的,这工作还能不能继续做了啊!

打官司……公司是出问题了吗?需要去碰瓷别的公司?

薛宁看了眼薛振,又看看门口,拎起桌上的包和车钥匙就先走了。

到了门口,发现陆时勉他们还没走。

她看向靠着车门抽烟的陆时勉,她的车刚好停在陆时勉的车旁边。抿了抿唇,低头走过去,经过康正面前,她顿住脚步,看了他一眼。

康正不知道这姑娘老盯着他干嘛,当初他是打赢了两场官司,让她吃了牢饭和退学,所以她这是记恨他了?

记恨就记恨吧,康正人如其名,平常接案子也很挑,非正义不接,像当年薛宁跟丁蜜的案子,在他看来,丁蜜是完全的受害者。

薛宁这姑娘,心眼太坏了。

陆时勉抽完一支烟,把烟头一扔,用脚捻灭,看向徐骞和康正,“我就不去吃饭了,你们去吧,接下来的事你跟康律师说就行。”

徐骞愣了一下,这又把工作丢给他?

“不吃饭你上哪儿?”

丁蜜好像出差了吧,他孤家寡人,急着回去做什么?

陆时勉头也没回,转身拉开车门,“接丁蜜。”

徐骞挑眉,原来是丁蜜回来了。

康正看了看陆时勉,这是跟丁蜜那丫头又好了?看来徐易没机会了……

刚经过旁边的薛宁听见这句,霎时愣在原地,堵在陆时勉车屁股后面,一动不动。

陆时勉把车钥匙插进去,瞥了一眼后视镜,皱眉盯着那女人,他启动引擎,等了一会儿,她还是没动,他不耐地按了一下喇叭。

薛宁反应过来,忙往后退了一步。

陆时勉面无表情地打转方向盘,倒车出库。

车子经过薛宁身旁,薛宁盯着他英俊冷漠的侧脸,忽然被刺痛,凭什么绕了这么一大圈,丁蜜还能过得那么好。

她做配音演员,在配音圈很出名,还上过电视,网友们都说她漂亮过明星,声音又好听……好像那些事情对她的人生并没有什么影响,她依旧活得精彩。

而她呢?她这几年过得不太好,不管做什么都要看人脸色,也怕被人评手论足。如果没有薛振,她连一份好一点的工作都找不到。薛振给她介绍条件好一点的男人,对方都嫌弃她没有大学学历,更嫌弃她有案底,还嫌弃她右边耳朵听力不好……

上次她看见丁蜜和杜明薇逛街,好像所有人都在原地等待,连陆时勉这样优秀的男人都甘愿等吗?那他知道丁蜜打伤她,知道丁蜜坐牢的事吗?

她不信陆时勉没有一点儿介意。

车窗晃过她面前,快看不见陆时勉的脸时,她忽然跑过去挡住车子去向,“陆时勉。”

陆时勉猛地踩下刹车,看着挡在车前的女人,冷声道:“你想找死吗?”

徐骞和康正都倒吸了口气,这女人想死……也别往人车轮下跑吧。

车子在薛宁面前险险停下,她脸色发白,抬头看陆时勉:“你知道,丁蜜以前的事吗?”

陆时勉只是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见他没反应。

薛宁有些得意地笑了一下,看样子陆时勉是不知道,她就知道,丁蜜不可能那么坦诚,这么难以启齿的事,她怎么可能跟陆时勉说。

丁蜜虽然念完大学,但一个大学生有案底,说出去怎么也不好听,她不信陆时勉家人能够接受。

薛宁看向康正,“你可以问康律师,康律师比我更清楚。”

喜欢时光里的蜜果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时光里的蜜果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时光里的蜜果最新章节 - 时光里的蜜果全文阅读 - 时光里的蜜果txt下载 - 陌言川的全部小说 - 时光里的蜜果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重生之小市民小祖宗今天也没能成功离婚娱乐圈演技帝深渊对峙死来死去最强游戏制作人八点半天上掉下个媳妇儿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能学习机求求你们给条活路吧遇到你很高兴骄傲与傲骄刹那星光本法官萌萌哒娱乐圈之善男压倒渣女和武力值最高的人做朋友裴公子,吃完请负责重生超模我爸说他是神阴灵卷轴(gl)小先生宠你更胜一筹重生之走出大山我有一个秘密
完本推荐: 月待圆时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大英雄时代全文阅读御妖gl全文阅读凤倾之至尊灵契师全文阅读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全文阅读十全食美全文阅读将血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晓风书院的八卦事全文阅读穿书记全文阅读永安调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贵宠娇女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曾是年少时全文阅读朱门风流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全文阅读这女主角我不当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山河盛宴史上第一密探超强兵王在都市我的神兽动物园我真不是学神农门娇俏小厨娘巧为农家女不一样的恶魔人生数风流人物嫁入豪门77天后黎明之剑火影之强者系统家有悍妻怎么破韩四当官冷宫娘娘有喜啦随身一个恐怖世界火影之尾兽霸世麻烦请叫我上仙夫人每天都在作妖病娇毒妃狠绝色蛮荒狱撒娇福晋最好命临渊行冥界美人手札画春光西装裤与格子衫卦妃天下天神诀盛唐小园丁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时光里的蜜果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时光里的蜜果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时光里的蜜果txt下载手机版 - 陌言川的全部小说 - 时光里的蜜果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