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八书库 >> 时光里的蜜果 >> 第31章

丁蜜仰着小脸, 笑容贼甜地看着陆时勉, 陆时勉低头乐了, 揉她的脑袋, 难得夸她:“考得不错, 看来那天开光有效果。”

又揉了一把软绒绒的脑袋, “以后多给你吸收点儿灵气。”

徐骞笑得抖肩:“啥?吸阳气?”

丁蜜:“……”

“卧槽,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丁蜜考得那么好!”秦漾狂笑不止。

杜明薇觉得男生一脱离校园就放飞自我,她瞪了眼徐骞, 徐骞慢慢止住笑。

陆时勉直接给了秦漾一脚,笑骂:“再笑。”

直到现在,丁蜜才真切感受到属于自己的喜悦, 她拉住陆时勉的手, 笑得像个小傻子,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都用在这次高考上了。

高兴过后, 她连忙问徐骞和秦漾的成绩, 徐骞当真是高三的一匹黑马, 分数比陆时勉少二十多分, 但依照往年的分数线, 报考清华肯定没问题。

秦漾笑:“我分数差一点到一本线,不过够用了, 过几天去北京面试,面试通过就可以了。”

“那肯定没问题。”

秦漾身体素质一向好, 又没近视散光, 体格绝对达标。

杜明薇想了想,说:“那丁小蜜能报考清华吗?”

徐骞说:“应该是可以,就是分数差了点儿,就是不好挑专业,要是接受调剂的话说不定行,但是万一调剂到冷门专业……”

“报北大吧。”陆时勉低头看丁蜜,似乎早就帮她做好选择。

丁蜜没去过北京,但北京很大,不在一个区见面会很麻烦,连忙问:“那北大和清华距离远么?”

陆时勉哂笑,勾勾嘴角:“有一个笑话,北大版:我们距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出东门向北500米。清华版:我们距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出西门向南500米。”

“你说远不远?”

丁蜜乐了,又傻笑:“好近,这样我们每天晚上都可以一起吃饭。”

陆时勉低头笑:“对,不过还是要看时间。”

徐骞不乐意了:“你们别这样行吗?顾顾我的感受!”杜明薇过段日子就要去美国了,这两人还当着他的面说这话,不是戳他心窝子吗?

杜明薇哼了声:“你要是不乐意,在清华找个呗。”

“杜明薇,你欠抽是不是?”

“你他妈才欠!”

“你要是真忍不住给我戴绿帽,算我输。”

“你滚!”

两人日常掐架,丁蜜见惯不惯,历届考上清华北大的一中都会发一笔奖学金,录取通知还没收到,丁蜜已经感觉自己荷包里多了两万块,豪气地说:“我请你们吃饭!”

陆时勉斜眼看她:“发工资了?”

丁蜜摇头:“没啊,没发工资不能请客?”

秦漾对吃的一向最积极,连忙道:“当然可以了,去吃什么?”

“我想吃烤肉。”杜明薇说。

“那就去吃烤肉吧。”

几个人一块儿去吃了烤肉,丁蜜要买单时被陆时勉按住了,那人扯着嘴角睨她:“我在这儿,要你请客?”

“……”

是,陆少爷有钱,您请!

陆时勉买完单,几个人在附近的游戏厅玩了一会儿,丁蜜去了趟厕所,回来没看见陆时勉,估计他也去厕所了,杜明薇又买了一百块钱的游戏币,招呼她:“蜜蜜,我们去夹娃娃。”

丁蜜觉得那个娃娃机猫腻得很,她夹了十次都没夹到一个,“我们换个别的玩吧,这个太浪费了。”

杜明薇毫不在意:“哎就夹娃娃,我就不信夹不上一个。”

两人跟娃娃机耗上了。

直到把币用完,丁蜜才转头去找人,陆时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站在投篮机下,手速极快。丁蜜笑着跑过去,抓起篮球乱投,纯粹捣乱,陆时勉扔掉最后一个球,低头看她:“娃娃没夹到?”

“夹到两个,给明薇了。”

“回去了?”

丁蜜瞥了眼他手腕上的机戒表,乖乖点头:“好。”

跟他们告别,丁蜜自然地去挽陆时勉的胳膊,两人打了一辆车,在路口停下。

昏黄路灯下,一高一低身影穿过巷子,小姑娘晃着他的胳膊撒娇:“陆时勉,我考得这么好,有奖励么?”

两道身影顿住,低的那道仰起脸,讨要奖励。高的那道揉了揉她的脑袋,低下头。

走出巷子,丁蜜的脸还是红的,他们跟所有年轻躁动的小情侣一样,寻着机会就会吻在一起,她觉得陆时勉越来越厉害了,她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陆时勉从兜里摸出一个盒子,塞到她手上。

丁蜜看了一眼,愣住,抬头看他:“手机?”怪不得刚才看他兜里好像装了东西。

“你刚去买的?”

陆时勉笑着别了下脸,咳了声:“这个才是奖励。”

“可是……”

陆时勉一掌按在她脑袋上,语气不耐:“可是什么?你那破手机,电话都不能打一个。”

丁蜜吃疼,嘟囔道:“我本来就打算过几天去买的。”

陆时勉:“过几天跟今天有差别?”

丁蜜看着他,忽然笑了,“好吧,没区别,手机我收下了,嗯……当是提前收生日礼物。”

填报志愿前,他们回了一趟学校,李志斌站在讲台上,告诉大家填报志愿的方式:“初始密码是自己的身份证,第一次使用初始密码登录网上志愿填报系统后,一定要修改登录密码才能操作。每名考生第一次在网上提交所填志愿后,还有一次修改机会,所以大家要好好跟家长商量,填报哪个学校,哪个专业。”

那时候学校对填报志愿地点不限制,可以在家里上网填,也可以在学校机房填,有一大半人都选择在家里填,李志斌刚说完,就有人表示:“肯定在家填了,我爸妈要盯着我填呢。”

李志斌双手撑在讲台上,笑了笑:“这大概是你们最后一次坐在这里了,你们是我当班主任这几年来,带的最特殊的一批学生了。”

有人举手:“哪里特殊了?因为班长和副班长带头……”

话还没说完,就被副班长打了脑袋。

全班哄笑。

李志斌笑着摇头,看着他们:“不管你们以后上了哪所学校,选哪个专业,做哪种工作,我都希望你们能坚守初心。”

有个男生叹了声:“我爸妈非要我当老师,以后……你们小孩别落我手上啊。”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李志斌说:“最后,希望你们以后常回母校看看。”

丁蜜歪头看身旁的少年,轻轻笑了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时光往复,青春不负。

相比丁蜜的悠哉放松,薛宁过得一点儿也不轻松,每天都忙着查学校,打听历年各个专业录取分数线,权衡选择,但她分数实在低,学校很难选。薛振每次都忍不住拎着她骂:“丁蜜要报北大,你只能去省外一个小三本,两个人明明住一个屋子,怎么差距这么大?早让你好好努力你不听。”

薛宁以前被薛振骂可以面不改色,有时候还会顶嘴,现在一骂就哭。薛振看她这样,也不忍心,只有叹息:“只能去省外了,这所学校分数低一点。”

夜里,丁蜜躺在床上看小说,一边看群消息,群里都在讨论填报志愿的事。

蒋辛子:班长副班长你们报哪里?

班长:浙大。

副班长:浙大。你呢?

蒋辛子:我去北外吧。

有人问:丁蜜呢?是清华还是北大?丁蜜这次是有考神附身吧,妈的,羡慕死我了,我要是也有个学霸男朋友,是不是也被考神眷顾啊?

有人回呛:小伙子,原来你是弯的啊?

班长发了张哈哈大笑的表情,大家跟风,刷了满屏。

秦漾:丁蜜考北大,跟我们勉哥就隔500米,双宿双飞。

丁蜜立即把这句话复制发给陆时勉,陆时勉回了她一个摸头的表情:乖。

丁蜜咯咯咯笑了几声,发了几个打人的表情给他。

薛宁听见她的笑声,抬头看了眼床板,心情越发低落烦躁,极度不舒服。

丁蜜超常发挥,从她看见丁蜜查分数的那天,就隐隐觉得她大概要填报清华北大了,前几天薛振问她打算报什么学校,她说北大。

从那天起,薛宁就一直觉得不舒服。

薛振一边帮她选学校,一边骂她,她学校是选好了,却还要担心能不能被录取,运气不好没录取,只能等第二批志愿的专科院校。

相比之下,丁蜜不仅考上了北大,还有一个在清华的学霸男友,这个男友长得帅,家世好。已经能预见她的未来多宽敞,多幸福。

薛宁忽然明白这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是什么了。

嫉妒。

对,她一边讨厌丁蜜,一边羡慕嫉妒她。

到了如今,只剩嫉妒了。

甚至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只要一想到以后她们的人生走向会完全不一样,她就难以接受。

丁蜜第一志愿填报北大新闻系,平行志愿填写的都是北京的大学,她超出一本线一百二十多分,班主任都说了,录取北大肯定没问题。

第二志愿随手填了两个一本院校。

陆时勉和徐骞报了清华计算机系。

当初说好的毕业旅行终究没有实现,因为杜明薇要提前去美国了。七月十六日,几个人在机场送别杜明薇,丁蜜红了眼睛,杜明薇也哭了,“你真讨厌,又不是不回来了,过几个月我不就回来了嘛!”

丁蜜鼻音浓重:“我会想你啊。”这么多年的陪伴,忽然分开,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杜父杜母看着这群孩子,无奈地摇头。

杜明薇看了眼一直沉默的徐骞,抱了下丁蜜,又去抱抱秦漾,跟陆时勉只是贴了一下,绕过他,走到徐骞面前,红着眼抬头看他,张开双臂抱住他。

徐骞喉结滚了滚,垂眸回抱了她一下,很用力,但没敢抱太久,怕被她父母看出什么。

杜明薇把眼泪鼻涕抹他衣服上,悄悄说了一句话,松开手,转身跟他们挥手道别。

丁蜜抹了一下眼睛,看见徐骞也红了眼。

高考后,他们经历了第一场分别。

第一批志愿录取通知书陆续送到学校,陆时勉和徐骞先她一步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丁蜜捧着他的录取通知书反复看,陆时勉调侃她:“有这么好看?”

丁蜜笑眯眯地:“好看啊,不知道我的通知书长什么样。”

北大录取通知书送到学校时,丁蜜接到班主任的电话,李志斌严肃地问:“丁蜜,你第一志愿没填北大?”

丁蜜心猛地一沉。

“我填了啊!”

她急急地说,一种不好的猜测涌上心头,“是、是没录取上吗?”

李志斌叹息:“没有找到你的通知书,但是分数比你低的都拿到通知书了。”

丁蜜脑袋一片空白,嗡嗡嗡地作响,呐呐地问:“什、什么意思?为什么分数比我低的录取了……”她慌乱地猜测,“是不是快递弄丢了啊?能找回来吗?录取通知书弄丢可以补吗?”

一连几个问题,丁蜜强壮镇定,安慰自己,录取通知书就是丢了。

李志斌让她别着急,他托人去问问。

挂断电话,丁蜜匆匆背上包,跑出房间,在房门撞上了薛宁,薛宁扶住肩膀,皱眉道:“你干嘛啊!”

丁蜜像是没听见她的话,匆匆换鞋,一边给陆时勉打电话,带着哭腔:“陆时勉,班主任说北大录取通知书到了,但是没有我的,分数比我低的都收到了……”

陆时勉听完,心里一沉,安抚她:“你先别急,我们去学校看看。”

薛宁原本已经走进房间,听见她的话,脸色白了一下,回头慌乱匆忙地看她一眼。

丁蜜没看见,换好鞋便匆匆出门。

薛宁愣在原地,手指握紧,忽然有些害怕。

丁蜜白着一张脸跟陆时勉碰面,两人迅速赶往学校。

录取通知书没有丢,因为丁蜜根本没录取上。

得知消息的那一刻,丁蜜当下就哭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没录取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陆时勉看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闭了闭眼,把她的脑袋按到怀里。

那些天,是丁蜜十八年来最焦虑最灰暗的日子。

第二批志愿录取通知书送到学校。

丁蜜被南方一所一本大学录取了,新闻系。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丁蜜信念如山倒,一路跑到陆时勉家。

陆时勉一开门就被她抱住,小姑娘抱着陆时勉哭得不能自已,哭呛气,连话都说不全了,“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她怎么也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啊?

她努力了那么久,熬了那么多个夜晚,只为了考个好分数,上个好大学,能自给自足,不用再看人脸色。

她想去北京,为什么北京没有一所大学录取她。

她只是想去北京,想跟陆时勉在一个城市。

丁蜜绝望,觉得整个人生都变得灰暗无比。

陆时勉别过脸,深深吐出一口气,抱紧怀里已经哭到没声儿的姑娘,心跟针扎似的,疼得厉害。毕竟是十九岁的少年,再冷静成熟也无济,丁蜜从来不是爱哭的女孩儿,如今都快哭晕厥了。

陆时勉把人打横抱起,像抱一只轻巧的猫,走进家门。

他把人放在沙发上,蹲在她面前,与她视线齐平。丁蜜抽噎着,眼泪迷蒙地看他,肩膀一下一下地颤,模样可怜得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

陆时勉捧住她的脸,凑过去吻掉她的脸颊,她的眼睛,她的嘴唇……

他嗓音低哑干涩:“你要是不想念这个大学,那就复读,我在北京等你。如果你不想复读,那就去,不在一个城市也没关系,假期也可以见面,毕业后你来北京。”

丁蜜不知道有没有听进他的话,眼泪流得更凶了。

陆家的阿姨看着他们,躲在厨房不敢出来惊动。

陆时勉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哄她,感觉她现在怎么也哄不好,她只想要一张北大的录取通知书。

最后,没办法,他把人带回自己房间。

丁蜜一直抱着他不撒手,回到房间,慢慢止住哭,安安静静地窝在他怀里。许久,恢复一丝平静,嗓音沙哑地小声说:“我不想复读,也不想去H大,可是我好像没有选择……”

陆时勉下巴在她发顶轻蹭,低声说:“没事,你慢慢想,我们还有时间。”

学校已经进入调查,李志斌和章丽辉一起上门看过丁蜜。

丁蜜没再去奶茶店,也没有拿到奖学金,陆时勉把他的奖学金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她,那张卡一直在她包里。她除了去找陆时勉,几乎整日窝在房间里,很少说话,几乎不笑,整个人陷入一种极度消极的状态。

薛宁这几天都不在,不知道是去玩了,还是回薛奶奶家。

不在正好,她可以独自呆着。

中午,隔壁房间,周青和薛振似乎吵了一架,东西摔得砰砰响,周青哭着呜呜说了什么,她听不清。

只听见薛振压低了声:“你小声点儿……”

丁蜜不想听他们吵架,把脑袋蒙进被子里,听见薛振说了什么“求你了”“算我欠你们……”

晚上,周青和薛振走进房间,周青看着她有些不忍,摸摸她的脑袋,低声说:“小蜜,你要是觉得那个学校不好,可以复读一年,我跟你叔叔说好了。”

薛振看着丁蜜,低下头,摸出烟盒,点了根烟,抽了几口才说:“对,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如果心情不好,我给你一些钱你跟同学出去玩,去外地旅游,出去玩玩,开心一点儿。”

这大概是薛振对她对好的一次了,丁蜜看了看他们,忽然就有了决定:“我不复读。”

周青愣住,薛振冲她使眼色,周青沉默了一会儿,说:“小蜜,既然已经定下来,就让学校别再查了吧。”

丁蜜当即变了脸色:“怎么可能,你不想知道怎么回事吗?”

周青欲言又止,薛振又低头抽了几口烟,烟味儿呛人。

丁蜜皱了下眉,薛振很少来她们房间,更不会在她们房间抽烟。

周青没再说什么,先一步走出房间,薛振跟在后面。

很快,隔壁又压抑地吵了起来。

接受了现实,丁蜜慢慢打起精神,跑去找陆时勉。

陆时勉把人带回房间,问:“你想好了?”

丁蜜点头:“嗯。”又扯出一个笑,“你不打我么?不说考不上就抽一顿?”

陆时勉低头看她,自嘲笑道:“抽你,我不是自虐么?”

就不能直接说心疼她吗?

丁蜜看向他的电脑,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编程,她看不懂,转头看他:“你教我玩游戏吧。”

陆时勉嗯了声,关掉页面,打开桌面:“你想玩什么?”

桌面上下了几个游戏,丁蜜一个也没玩过,凑过去问:“哪个最简单?”

陆时勉直接开了个小号,让她去给自己采矿。

“你爸爸怎么都不在家?”

“他很少回这边。”

他父母分居多年,可能已经有各自的生活了,丁蜜想了想,没再问。

窗外狂风骤起,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丁蜜光着脚,跑去帮他关窗,有一边窗子她怎么也推不动,陆时勉走过去,把上面的窗锁扣打开,把玻璃窗关上,低头晒笑:“傻不傻?”

丁蜜撇嘴:“我没注意嘛。”

陆时勉坐回椅子上,“还玩吗?”

他只教她采矿,一点儿都不好玩,丁蜜摇头,从书包里摸出一本言情小说,坐在他床上看起来。胖橘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来,跳上陆时勉的床,被陆时勉一把捞起,扔出去,顺道把门也关上了。

暴雨临盆,雨滴错落有序地落在玻璃窗上,屋子里没开灯,渐渐昏暗。

丁蜜坐累了,瞥了眼陆时勉的背影,悄悄趴到他床上,把书压在手下,继续看。

后面许久没声,陆时勉回头看了眼,她的裙摆滑到大腿中部,一双腿纤细笔直,皮肤雪白,目光顿了一下,说:“丁蜜,你过来。”

丁蜜有些茫然地坐起,“干嘛?”

陆时勉不知道怎么说,让她别躺他床上,他会有些乱想?不,他直接站起来,拽着她的手把人强行带起:“过来给我采矿。”

丁蜜刚看到精彩部分呢,哪里肯去,扭来扭去地抗拒:“我不要,你自己采。”

陆时勉扣住她的腰,一把将人抱下来,丁蜜下意识去抱他的脖子,双脚落地,左脚踩在他脚上,四目相对,安静地凝视,丁蜜眨了下眼睛,脸忽然红了。

陆时勉抿了一下唇,低头深吻她。

丁蜜身体渐渐后仰,双腿卡在他与床沿之间,退无可退,腿弯忽然一软,整个往后倒去。

陆时勉本可以抱住她,但他没有,两人一起倒下去。

他把她压在身下。

高考结束后,两人接吻的次数多了起来,对于丁蜜来说,接吻就很满足了,但对陆时勉来说,好像渐渐觉得不够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吻着她,手扣着她的腰没有乱动。

她的腰很细,很软。

丁蜜心跳如鼓,感受到身上的人又沉又硬,这种重量感让她忍不住胡思乱想,陆时勉是不是想做点什么啊?

陆时勉确实想做点什么,但他知道还不行,吻了一会儿,埋首在她颈窝,低喘了几下,不动了。

丁蜜整个人都僵了,忍不住动了一下。

“别动。”他声音都变了。

她忍不住,又动了一下腿,忽然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她彻底呆住。杜明薇送了她许多言情小说,书里有些关于男女之间缠绵的描写,男人的身体变化的企图是什么,她在理论上是明白的。再不敢动,过了几秒,小声开口:“陆时勉,你是不是想……”

“闭嘴。”

他忽然抬头,嘴唇抿紧,薄薄的单眼皮微微上挑,半眯着眼盯她。

丁蜜缩了下脖子,再不敢动,低声问:“你能忍住么?”

十八岁,可能有点小?

陆时勉翻到一边,扯开被子一把盖住她的脸,伸掌覆住脸,有些烦躁:“丁蜜,你别说话。”

丁蜜委屈,也不敢把被子扯下,双手攥着被角,露出一双大眼,骨碌碌地盯着天花板。

窗外雨声依旧,空气里的燥热分子久久不散。

许久,丁小蜜忍不住开口了。

“陆时勉,你正常了么?”

“……”

喜欢时光里的蜜果请大家收藏:(www.8shuku.com)时光里的蜜果第八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时光里的蜜果最新章节 - 时光里的蜜果全文阅读 - 时光里的蜜果txt下载 - 陌言川的全部小说 - 时光里的蜜果 第八书库

猜你喜欢: 重生之西皮逆袭小先生念慕那年微风正好魔鬼的体温我一直跟着你重生之走出大山莫负寒夏第一神算宠你更胜一筹重生之丁浩小可爱,放学别走大少归来八点半新欢有点儿帅俗套的爱情故事布家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恩有重报(重生)本法官萌萌哒好想住你隔壁除了美貌我一无所有重生奋斗农村媳极速悖论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这烦人的美貌
完本推荐: 鱼龙符全文阅读少将修真日常全文阅读商业三国全文阅读圣人难当全文阅读快穿之人渣难为全文阅读爱你怎么说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星界游民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铜钱龛世全文阅读夜色边缘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老婆,你好!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和你拥抱世界,拥抱爱全文阅读每天都在风靡帝国全文阅读[暗花/明光]阿鱼日记全文阅读仙道第一小白脸全文阅读幽岚传奇gl(原名:奸商传)全文阅读武唐攻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重生八零甜宝妻撒娇福晋最好命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妖精下山搞事业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全职法师天才神医宠妃来自未来的神探未来之师厨九爷你节操掉了唐朝好岳父都市透视小神医龙王大人是我夫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史上第一密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老胡同吾家娇女韩四当官白氏药庐玉玺记盘秦神魔之玥上为尊大符篆师亲爱的darling02重回一九九四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未来之最强萌妻

时光里的蜜果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时光里的蜜果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时光里的蜜果txt下载手机版 - 陌言川的全部小说 - 时光里的蜜果 第八书库移动版 - 第八书库手机站